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为什么男性的两个蛋蛋要挂在下面?

郑大一附院男科2018-12-07 12:28:29

这个问题与腹股沟疝的发生密切有关。

人类蛋蛋(睾丸)在胎儿阶段也处于腹腔中,只是随着发育的推进,到了28周以后,其位置才不断下移,最后才挂到了外面。如果这个下移过程受到干扰,睾丸就容易移不出来,若睾丸真的没有走出来,挂在下面,这是成了一种病,即隐睾症。据统计,在一百个新生男婴中,大约有三个睾丸没下来(3%),好在,随着时间和经过纠正(向下扯蛋),还有一部分患儿蛋蛋仍可以自然下来,挂在下面,但终将有一部分睾丸彻底出不来,这就是,医学上所称的隐睾症。隐睾症会断子绝根的,所以要进行治疗。睾丸下移还会带来一个严重的副作用,因为需要穿出肚皮,这样就需要在腹壁上留下一个小洞,如果这个小洞不能闭合,就成了疝气。所以说,为什么蛋蛋要挂在腹股沟的下面?这个问题与腹股沟疝的发生密切有关。

为了使这个问题看起来更具科学性,小编先将以“睾丸”这一正式的术语,替代“蛋蛋”这一民间的俚语,这并不是为了显得有点高深莫测,而是准确表达的需要,因为我们很不方便把非人类的睾丸,如大象的睾丸也称为“蛋蛋”。

回到睾丸外挂问题本身,有的读者会马上摆出满脸知识的模样,用不屑的神态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也好意思问,当然是因为精子不能忍受腹腔内的高温,所以晾在外面可以起到冷却作用,时紧时松的阴囊是天然的人体空调,可以给精子提供最好的生存温度。

这是坊间流传极广的答案,小编,把它称为精子需要冷却理论,似乎也得到了某些实验的证明:精子生存的最适温度是三十五摄氏度左右,而腹腔内却高达三十七摄氏度,如此说来,这个答案似乎确有道理,但小编认为它却是错误的,至少只是半截子答案。因为我们还要进一步追问:为什么精子只能忍受三十五摄氏度呢?以人体为例,几乎所有细胞都可以忍受三十七摄氏度——人的正常体温就是这么高,连人类最珍贵的卵子(数量上比精子少的多的多)都不例外,为什么源源不断的精子(每次射出来有上亿个)却要搞特殊化?

这并不是精子需要冷却理论最麻烦的地方,小编要说最麻烦的是,地球上的绝大部分动物,无论鸟类还是鱼类或像青蛙这样的两栖动物——从来没有人看见过背着睾丸(阴囊)在水塘边崩来跳去的青蛙——它们的睾丸全都深藏不露,不求功名,只有哺乳动物例外。

更为让小编产生怀疑的是,不是所有哺乳动物睾丸都挂在外面,比如海豚和大象等等,它们的睾丸也都稳稳地收在腹腔里,只有灵长类动物和猫、狗之类的睾丸才晃悠晃悠地挂在外面,这又该当如何解释呢?

如果说人类精子害怕腹腔内的高温,难道大象精子就不怕了吗?要知道大象体型巨大,所以体温更高,更不要说鸟类了,它们飞行时的体温要比人类高出更多,但它们的睾丸却都收藏得严严实实,从来没有一只大鸟拖着两只圆圆的睾丸在天空飞过,它们的精子也都没有被热死,那么人类的精子又有什么理由惧怕高温?

小编在研究人的胚胎学还发现:其实,人类睾丸在胎儿阶段也处于腹腔中,只是随着发育的推进,到了28周以后,其位置才不断下移,最后才挂到了外面。如果下移过程受到干扰,睾丸下降就容易停下来,若睾丸真的没有走出来,挂在下面,这是成了一种病,即隐睾症。据统计,在一百个新生男婴中,大约有三个睾丸没下来(3%),好在随着时间和经过纠正,大部分仍可以自然下来,挂在外面,但终将有一部分睾丸彻底出不来,这就是,可直接导致不育。总之,这件事并不像把鸡蛋从鸡窝里面拿到鸡窝外面那么简单,人类为之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令小编不解的是人类的男性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但这样却做了一件危险的事情即睾丸在体外无疑更容易受到攻击,理论上而言,这是违背自然选择的原理,除非能给出更加合理的解释,而精子需要冷却理论只能解释表面现象,与之相反的观点听起来似乎更有道理:人类精子只能忍受低温并不是睾丸下移的根本原因,而是结果。也就是说,是睾丸下移导致精子不得不适应体外的低温——精子是受害者。冷却理论彻底搞错了因果关系——精子本来完全可以耐受高温!

现在问题回到了原点,睾丸为何下移仍然没有答案,读者们千万不要自以为是地小看这个问题,许多进化论学者聪明的大脑都被蛋蛋搞得晕头转向,站在阴囊面前左右为难,无论如何解释,都会留下巨大的漏洞。如此看来,男人的身体下面竟然悬挂着一个莫名其妙的事物,这无论如何也让渴望知识的优秀青年感觉不舒服。广大学者当然也不愿意被睾丸击败,他们积极开支脑筋,不断有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试图一劳永逸地解决外挂睾丸问题,说不定可以在生物学教科书上用自己名字命名某种蛋蛋理论。

以下是小编想像和整理的各种理论:

最简单的是睾丸磨练理论,该理论认为,睾丸只有放在体外,才能成为有效的精子训练基地,所有精子都必须经过艰苦磨练才有资格走向战场,较低的温度只是训练项目之一。此外,远在体外的睾丸还会出现供血不足,直接导致精子得不到足够的氧气,这大概是另一个训练项目,或者说是保护措施,因为氧气可能对精子起到氧化作用,使线粒体消耗过多能量,在冲刺阶段就容易被其他精子超越。这个解释虽然漂亮,但却不能解释为什么其他动物不把睾丸放在外面,难道它们的精子就不需要磨练么?

所以睾丸磨练理论并不成功。

最励志的是精子赛跑理论,这个理论的基础在于,外挂的睾丸给精子提供了一条长长的跑道:精子从睾丸出发,经过细长的输精管逆流而上返回腹腔,再通过阴茎发射出去,这是一条曲折的路线,跑道越长,就越容易起到选拔作用,从而筛选出更为优秀的精子。而那些睾丸长在腹腔内的动物,所有精子都处于阴茎发射端附近,在起跑时一拥而上,当然无法保证最优秀的精子获胜。

这个理论虽然感人,但问题是,精子在输精管内并非自主赛跑,而是被强行“射”出去的,无论质量好坏,都会被一同扔进了阴道,那里才是它们真正的比赛场地——把睾丸拖出来故意制造一条长长的跑道完全没有必要。

最高端的是精子突变理论,该理论相信,温度越高,则精子DNA的突变机率也就越高,外挂的睾丸会大大降低精子突变率。而且,相对较低的温度可以使精子保持冷却状态,在被射进阴道时,突如其来的高温刺激可以使精子迅速激活,提醒它们赛跑时间到了。如果精子一直处于恒定的体温下,它们就会搞不清楚赛跑何时开始,结果还没有起跑就已经被消化掉了。

但这仍然不足以解释大象的睾丸,难道大象的精子就不需要热信号刺激吗?而且在赤道附近,外界气温大体都比体温高,睾丸本身就处于三十七度以上的环境中,难道他们的精子会一直处于赛跑状态吗?或者他们的精子突变率明显高于北方?目前看来,还没有相关的研究成果。

最为强悍的是压力理论——凡是睾丸外挂的哺乳动物,大多有激烈的运动倾向,特别是人类,直立行走导致腹部压力增大,如果睾丸仍然放在腹腔里,加上出口没有括约股控制,精液就很容易被挤压出来,极有可能在没来得及找到伴侣之前就已打光了所有子弹。这个理论还同时解释了另一些哺乳动物睾丸为何没有外挂,因为它们行动缓慢,比如大象;还有一些则生活在海里,比如海豚,基本不会对睾丸产生巨大压力。而那些原本生活在海中,但时不时需要返地回陆地争抢地盘的家伙,比如海象,腹腔压力则难以化解,所以睾丸依然外挂。

不出所料,压力理论也很快遭到了反对,他们指出,如果只是为了对抗腹腔压力,完全可以通过增加几条括约肌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直接把它给挂到外面。事实上小编不认可这种批评,如果进化出可以控制精子出入的括约肌,肯定会给男人带来难以想像的麻烦,那些可耻的家伙大多会紧紧关闭括约肌,尽可能拖延射精时间,使本来很容易完成的交配工作变成毫无节制的机械运动,从而浪费大量体能,同时还可能错过捕猎的最佳时机,甚至变成别人的捕获对象。恐怕任何动物都支付不起睾丸括约肌这样的奢侈品,所以很少有动物能够控制射精行为。反过来推理则更为可怕,如果射精可以控制,那些激情澎湃的末婚少男可能不需要伸出左手就已精尽人亡。

怎么样,你用过左手吗?

小编不必把解释睾丸外挂的所有理论都罗列一遍,有些理论实在是太扯蛋了

就算没有经过认真思考也可以迅速加以否决,比如有人认为睾丸挂在外面可以给阴茎增加美感,起到了装饰裆部的作用,不然阴茎一枝独秀,很容易造成视觉疲劳。事实上很少有人承认那玩艺有什么美感——那压根与美感无关。

前面罗列的都是别人的理论,其实,小编私下里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并形成了一个模糊的观点:外挂的睾丸可外挂的睾丸可能并不是为了保护精子,而是为了减少睾丸酮的分泌,这是一个生化反应过程,温度越高,则产生的激素可能越多,雄性的情绪也就越难控制。冷却的睾丸有助于冷静地思考。越是热带地区,男人就越容易骚动。所以印度会成为强奸大国,因为他们的睾丸一直处于激活状态,但冰岛强奸案就没有这么多。想到这里小纺就窃喜,因为据一般观察,似乎广州的暗娼确实要多于东北。小编身在南方,不用去东莞,也总听到东莞的大名。同样的道理,大象的睾丸处于腹腔内,它们的雄性激素分泌可能确实旺盛,不然难以驱动庞大的身体,所以暴怒的大象最好别惹,那真有一种貌似一切的气概。

想来想去,之所以说这可能还是一个模糊的观点,因为小编没有花时间进行详细研究论证,但这听起来难道不像是一个新的理论吗?

各位,读到于此,前面这些理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站在生理学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事实上小编还见过一个最为惊艳的理论,主要是站在性选择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认为阴囊挂在外面其实与精子无关,那只是一个重要的性信号,是挂给雌性看的。就像女人的乳房是挂给男人看的一样,男人总得要挂点什么吧。但这说法明显不能让人信服,反对声同样来自大象,难道雄性大象就不需要挂点什么给雌性看吗?而且,同样作为性信号的乳房,女人总是会想方设法搞得很大,甚至不惜通过手术造假,但直到今天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做过丰睾手术,说明睾丸大小并不是吸引女人的重要指标,否则这世界将会出现很多大气卵子横行的壮观场面,可能城市广场会因此,而涌动着滚滚惊雷。

还有一个理论,视野要比性选择理论更为开阔,因为它具有伟大的宏观性,那就是当今著名进化论学者道金斯提出来的解释方案,他在名著《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中反复提到过一种累赘理论道金斯认为,雄性挂着一副脆弱的睾丸,其实等于是背上了一个巨大的累赘,这代表着某种无声的声明:虽然我的睾丸挂在外面,但我仍然能够生存下来,因为我的身体足够强壮。


换句话说,外挂的睾丸其实是身体强壮的标签。

累赘理论解释的经典案例是孔雀的尾巴,那么大的豪华尾巴当然是个沉重的负担,但雄孔雀却敢于拖着这么大的尾巴来回炫耀,说明它有能力背负巨大的累赘,这样的傻蛋更容易博取雌性的芳心。

这个理论似乎还可以用来回答另外一个奇怪的问题:女人为什么没有蛋蛋?

她们为什么不把卵巢挂在外面呢?那样不是可以彻底体现男女平等么?

根据累赘理论,这个现象很好理解,因为女人不必向男人证明自己可以挂得起累赘,她们只需要冷眼旁观男人证明自己的本领,所以女人不必挂着一副同样大小的蛋蛋。那可能确实是累赘,可挂可不挂的时候,还是不要挂了吧。

但是,从孔雀的案例中可以看出,如果已经背负了累赘在身,就千万不要忍气吞声、锦衣夜行,而一定要大鸣大放地展示出来,否则将无法证明自己的强大。由此可以得出一个吊诡的结论:所谓累赘,有时也是炫耀的资本。

事实上很少有男人把睾丸当成炫耀的本钱。

他们宁愿炫耀胸肌和拳头,凡是可以炫耀的指标都可以成为比赛项目,但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举办过睾丸大奖赛。退一步说,如果睾丸真能起到炫耀作用,那也应该像乳房一样挂在显眼的地方才对,可它更多的时间都被掩藏了起来。可见睾丸并非优秀的炫耀工具,或者曾经值得炫耀,比如著名的长尾黑颚猴,就经常炫耀它们奇特的蓝色睾丸,但这种技术在人类身上无疑已经过时。当某种工具已经过时,最好的策略是收藏起来,像睾丸这种过时的工具也最好隐蔽起来,随意暴露加以炫耀甚至会遭人讨厌,并给加上一个肮脏的标注:露阴癖。所以我们穿起了内裤。


事实确实是这样,在人体所有重要器官中,只有睾丸被挂在外面,这对睾丸来说当然显得不公平,毕竟它也算是至关重要的器官,对生殖大业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尽心尽力地生产激素和精子,是构成男性魅力的主要设备,男人每一次快乐的交配都是它没日没夜默默奋斗的结果,但它竟然被孤伶伶地挂在了外面,尝尽世间的冷热炎凉!

可能有人会说:睾丸并不孤单好不好,大脑明明也挂在外面,虽然远点,但总算是遥相对应。

错了!

脑袋虽然挂在外面,但却有坚实的颅骨加以保护。如果采用对等原则,似乎也应该把睾丸用一块圆圆的骨头保护起来——当你挂着一付金刚不坏的家伙来回巡行时,就会显得霸气很多。可现实中睾丸几乎毫无保护,只用一层吹弹可破的薄皮随意包有些粗心大意的妇女抱着儿子上山游玩时,晃来晃去过于显眼的睾丸会徒然激起猴子的兴趣,结果被猪或狗一口咬走。这样的悲剧不仅在山区上演,甚至在动物园铁笼边都有小孩被摘走了睾丸。

问题是,为什么自然选择会单独把睾丸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这个质疑是有道理的,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应该好好收藏,而人类却把睾丸赤裸裸地挂在外面,就像是富翁把鼓鼓的钱包随手挂在外面一样,令人不可思议。

有人或许会说,难道睾丸外挂不是为了方便抚摸的吗?

不能简单地将这个答案斥责为可耻,因为那确实是可以抚摸的东西,但我们需要全面考虑生物学问题,而不只是聚焦男女情色。放眼动物界我们会发现,外挂睾丸的被抚摸功能并没有普适性——很少有一条狗会亲密地抚摸另一条狗的睾丸。

那为什么单把睾丸挂在外面呢?

答案说穿了很简单,首先,前面提到过的各种花花绿绿的理论表明,睾丸“必须”挂在外面。其次,睾丸“可以”挂在外面。其他内脏,包括肾脏在内,不被挂在外面,是因为它们“不可以”挂在外面。

睾丸可以挂在外面的主要原因在于,它不是生存必须的器官,而只是一件生殖器官。摘掉睾丸的人不会立即死去,相反,还可能活得更长一些。中国历史上独特的人群——太监,已经作出了活生生的示范。太监的平均寿命远远高于皇帝,明朝的太监萧敬历经六朝,足足活了九十岁。而皇帝长寿名单中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人,排名第三的宋高宗赵构活了八十二岁,却是得益于阳萎。


由此可见,睾丸这东西,不但不是生存所必须,甚至对生命有害。这样一说,我们似乎可以为了追求长寿而摘除睾丸,或许世界上将因此而诞生一个新的行业,足可与女人的美容整容业一较高低,那就是睾丸摘除业。


但当前的问题在于,动物的任务不只是生存,还需要生殖,当人工子宫和工厂化生殖没有形成产业之前,睾丸仍是必不可少的器官。机体并不会过分嫌弃睾丸,如果所有睾丸都可以被轻易摘走,甚至在跑步时就掉了一地,那么人类将很快灭绝,所以睾丸虽然被挂在外面,事实上也受到了适当的保护,它有一层隐形防御罩,虽然不像铁布衫那样坚固,却能实实在在地起保护作用。

那个隐形的保护装备就是敏感的疼痛——蛋疼的根源。

你只要用中指轻轻一弹就会发现,用同样的力量弹击头部和睾丸,睾丸带来的痛感要明显强于头部,男人为此制造了一个专用词汇:蛋疼。这个词之所以流行,甚至连女性也开始使用,说明大家已经形成了普遍共识——蛋,确实很容易疼,那是一种重要的警告,提醒主人及时逃避危险,以免成为无蛋人士。

所以,蛋疼其实是机体对睾丸外挂的重要奖励。

那么其他器官为什么不挂在外面?

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其他器官不能挂在外面。

最后,小编还要讲个笑话来结束本斯的科普。


说N多年前,一个中国人和一个日本人两个结伴去非洲原始森林探险,不幸被当地的食人族活捉了。他们俩吓的要死,给酋长嗑头,说尽了好话,只求酋长饶他们一命。酋长说饶命可以,但你们私闯禁地,不能就这样白白放了,要弹蛋蛋一百下作为处罚,若能挺过去的就走人,不然就杀了大家分吃。


那个中国人心想,好死不如赖活着,弹就弹吧,弹那玩艺虽然疼点,但总比被砍头强。于是被扒了裤子,实实在在照着小蛋蛋上弹了一百下,结果疼得他是哭爹喊娘摇天撼地,早知如此痛苦,宁愿一头撞死也不该有“蛋疼”呀!好在他终于挺过来了,被面无人色地抬在一边。

然后,酋长又让那个日本人选择。日本人心想,与其弹蛋蛋这么痛苦,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所以很牛逼地告诉酋长,日本人宁死不受侮辱,他愿意选择死亡。酋长听了手一挥,冷冷地下令说:弹他,直到弹死为止。

这个笑话的笑点在于,人的睾丸确实很怕疼,甚至能把人疼到生不如死的地步。

网上有人说,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单位)的痛楚。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

但,如果一个男人被伤了蛋蛋的话,那种痛楚可以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所以,女生们你确定你懂蛋疼吗?



王瑞  教授、主任医师、硕导,

中国中西医结合男科学会全国委员

中国性学会全国委员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男性生殖与不育学组委员

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早泄与治疗指南》编委会编委

中华医学会河南省男科学会副主任委员

河南省中医男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河南省中医生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河南省中西医结合男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男科学杂志编辑委员会编委

河南省泌尿外科研究所男科研究室副主任

郑州市中医男科学会名誉主任委员

    从事男科泌尿临床工作二十余年,熟练掌握男科及泌尿外科及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断和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男性不育(男性少精症、弱精症、不液化、无精症等)、前列腺炎、性功能障碍(阳菨、早泄),专注于短小阴茎畸形整形,并取得显著成绩;潜心专研尿道下裂、精索静脉曲张、前列腺汽化电切、径皮肾镜和肾脏、输尿管、膀胱等肿瘤、结石以及先天畸形疾病的手术治疗。发表论文五十余篇,获省部级科研成果四项,出版专著六部。





男科专家坐诊时间表

       上午           下午

周一  王瑞教授      王瑞教授

                 王和教授(前列腺炎专科)

周二 王瑞教授       王瑞教授

     张卫星教授   张卫星教授

周三   王和教授 王和教授(前列腺炎专科)

周四   王瑞教授       王瑞教授

      王和教授  王和教授(前列腺炎专科)

周五   张卫星教授    郑涛博士

周六    郑涛博士

王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贵州分会理事、中华医学会微生物与免疫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特殊病原体专业学组副组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