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曾庆明:从肾虚为主,微观辨证男性不育

武郎中2018-05-24 08:27:49

       肾为先天之本,主藏精。《素问,上古天真论》说男子“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说明肾气盛,天癸至,即精液质量正常,故能有子;又说今五脏皆衰,筋骨解堕,天癸尽矣。……而无子耳”,是说无子在于肾气之衰,表现为精液和精子的质量与数量的下降,如精液稀少、少精子症、无精子症、死精子症、畸形精子症、弱精子症、精液液化不良,以及中医辨证意义上的精冷、精热等。故难子嗣。临床上,只要饮食等脾胃消化功能正常,即便没有明显的肾虚脉症,多宜从肾虚论治。临床上可从肾阳虚弱、肾阴亏虚和肾精亏虚治疗。

    尤其当病人临床表现不明显,即所谓无症可辨时,则可依据精液化验结果进行“微观辨证”。因为实验检查结果可以作为望诊的延伸,上世纪九十年代提出中医辨证要“微观化”,这在无明显脉证可辨的男性不育病人中,依据精液检验的结果进行微观辨证,则可提高治疗的针对性,最终提高临床疗效。笔者经验是:

     弱精子症,即精子活率低50%,尤其低于32%时,即“弱精子症”,多是肾中阳气不足,右归丸、天雄散、攒育丹是基础用方。罗元恺教授认为“精活率低当温阳益气”,并制验方“温肾益精汤”(炮天雄6-9克,熟地20克,菟丝子20克,怀牛膝20克,枸杞子20克,炙甘草6克,仙灵脾10)治疗精子活力低下。

     死精子症,即精子中全是D级的,没有A、B、C级,可以理解为重度弱精子症。究其病机,乃阳衰阴盛,湿困寒凝,当加大温补肾阳药物,同时散寒祛湿,方选天雄散合五苓散加减。但如果又伴有精液液化不全,则又可表现为阴虚阳亢。乃肾为水火之脏,藏真阴而寓元阳,阴虚不能济火,煎熬津血,则液化不良而精子无法生存而死亡或不动。治此又当滋阴补肾,兼清虚火,大补阴丸可为基础方。班秀文教授提出“滋养肝肾治死精”观点,药用归芍六味地黄汤或八仙长寿丸+二至丸+甘麦大枣汤+首乌、枸杞+“三花”(素馨花、合欢花、玉兰花),从“壮水制主”兼调舒肝体出发,收效良好。

      少精子症,即精子数量减少,包括精液总数低于1.5ml,或/和精子密度低于15000万/ml的少精子症,甚至精液中找不到精子的无精子症,则多为肾中阴精不足,左归丸、杞菊地黄丸是应对之方。罗元恺教授认为“精子量少应滋养肾阴”,并出方滋肾补气方药熟地20克,仙灵脾10克,枸杞15克,肉苁蓉20克,党参25克;菟丝子20克,山萸肉15克,白术15克,炙甘草6克。

      液化时间延长症,即精液射出后1小时以上不液化,又称精液不液化症,可结合体质辨识进行治疗,阴虚体质者多为肾中阴虚火旺、灼伤津液而使之稠浊,知柏地黄丸+消瘰丸+增液汤可作为基础方,笔者自拟方:生地,山萸肉,山药,丹皮,车前子,茯苓,菟丝子,复盆子,麦冬,枸杞子,萆解,银花、丹参、仙灵脾)也可作为备选方。而阳虚体质多为肾中阳气虚弱,冰凝津液而使之稠厚,攒育丹合五苓散可作为基础方。笔者自拟方:制附子10g,桂枝10g,熟地20g,山萸肉10g,山药15g,菟丝子20g,巴戟10g,补骨脂10g,当归10g,人参10g,泽泻15g,猪苓10g,炒白术10g,桃仁10g,乌药10g,沉香5g

     而精子DNA碎片率太高、抗精子抗体阳性、染色体异常,以及精液检查正常的不育症等,则多属肾中阴精不足,兼有湿热瘀血阻于精宫,当补益肾精兼以清化湿热瘀毒,可在十补丸、河车大造丸或龟鹿补肾丸、龟鹿二仙胶的基础上,加桃仁、败酱草、山兹菇、鱼腥草可有不俗表现。

注:以上方药请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使用。


点击“阅读原文”订购紫云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