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别让对精子和卵子的描述,都充满了“厌女症”的味道

女权之声2019-01-17 05:27:22


我要说一个关于精子和卵子相遇的过程的研究。在最广泛流传的版本中,精子和卵子的相遇仿佛是一个王子拯救睡美人的童话故事,而这个研究则告诉大家,公主其实没有睡着,要不是公主,骑士根本没办法穿过荆棘进入城堡。


当然这个研究也是关于性别的,是关于内化,不是关于认知或者社会层面的分析,而是对科学研究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内化的分析。


这是纽约大学人类学教授 Emily Martin 早年发的论文, 题目叫做《卵子与精子:科学是如何塑造一段基于刻板两性关系印象的浪漫史的》(The egg and the sperm: how science has constructed a romance based on stereotypical male-female roles)。这个研究,讲的就是生物科学(包括严肃科学文本和科普文本)如何用充满性别刻板印象的话语来呈现精子和卵子相遇并形成受精卵的过程的



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过程,那么也可以看看这个视频,它讲的就是最广为流传的精子与卵子相遇的故事。


如果你有基本的生殖健康知识,你可能会知道精子和卵子这样相遇的故事:在男性和女性的性爱过程中,男性射精,释放出无数的精子,精子在射精冲击力的推动下,也在精子的小尾巴的推动下,通过女性的阴道,奋力游进子宫和输精管,寻找等待自己的卵子,最后会有一个精子,击败数万个其他精子,第一个穿透卵子外膜,钻进卵子内部,并完成受精过程。未经受精的卵子则会在排卵后几小时内死去。


这个描述里面的卵子,是不是就像一个受困于城堡中的公主,等待勇敢的骑士来解救呢?这正是 Emily Martin 在这篇论文里的观点,在查阅了许多经典生物学教科书和生物科普读物之后,Emily Martin 发现,生物学对卵子的描述,不可避免地被赋予了一种社会对女性的刻板印象,这种描述,有时甚至是厌女的。这种刻板印象不仅暗示着女性的生理过程不如男性重要,也暗示着女性不如男性。


她在论文中阐述说,这些文本里,卵子和女性身体是这样的:


被动 - 卵子在女性身体里被动地等待着精子的到来并完成授精过程;


失败 - 女性每次月经,是受精过程失败的产物。在生物文本中,月经是子宫内膜的“残骸”,是“死去的组织”。(我从事一个关于生殖健康的国际项目,和同事交流也发现,在世界各地,月经的污名化都是存在的。月经往往被看成污秽不洁的,月经期的女性也常常被看成不洁的,甚至会带来厄运,而于此相对的男性遗精过程则没有类似的污名化。)


浪费 - 卵子成熟却没有受精,被浪费掉了。


等待衰老 - 卵泡在女性出生时就已经存储于女性身体了,它们并不是女性“制造”出来的,每个卵巢里有大约一百万卵泡,但只有 400 个左右能发育成熟,其他都会老化,不会有任何价值。这里,女性身体好像是一个储存了多于货物的仓库。


与此成为鲜明对比的是,男性的生殖过程则像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史诗,精子通过艰难险阻,通过阴道的酸性环境以及阴道子宫中的褶皱等阻碍,与数以万计的其他精子竞争,最终遇到等着他的卵子,那一枚第一个穿透卵子外膜的精子,被看成一个勇敢的胜利者,而卵子就像是它的战利品。而男性每天制造数百万精子,但在生物文本中,却找不到这么多精子被浪费了的描述。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描述中,卵子所呈现的女性特质和精子所呈现的男性特质,是和人们刻板印象中的女性气质和男性气质一致的。


那么卵子真的和描述中那么被动那么不堪么?Emily Martin 在论文中援引了约翰霍普金斯生物物理学实验室的实验,来说明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这个研究发现,和主流观点不同,精子尾巴的对精子的前进推动力是非常弱的。尾巴的推动力更多是推动精子侧面移动,以便它们能够逃离各种它们所遇到的细胞的表面。精子和卵子之所以能够结合,是因为卵子的外膜能够有力地吸附住精子,被抓住的精子的尾巴依然会提供推动力使其向侧面移动,但这就像一场无力的挣扎,无力抵抗卵子的吸附力,而且精子越挣扎就被卵子吸附得越紧。


此外,在一个对小鼠精子和卵子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也发现,卵子并不是被动等待的状态,卵子表外存在一个复杂的机制,可以对精子进行筛选,为受精过程进行准备,并防止多精子受精。这一机制在生殖过程中有很重要的作用。


然而,虽然在这些研究中,卵子有了更加主动的角色,但Emily Martin发现,刻板印象依然存在。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人员的描述中,卵子被形容成一个危险的“黑寡妇”形象,而在后一个研究中,卵子依然非常女性化,她选择合适的配偶,为交合做准备,并保护后代免受伤害,就像母亲一样。


而荡妇 / 母亲这两个形象,正是西方文学和文化中对女性的经典刻板呈现。虽然新的研究成果为研究人员摆脱这种刻板印象提供了可能,但是研究人员的描述并没有本质改变。


我们以为科学是公正客观的。Martin 的论文告诉我们,科学为人所写,而这些研究者在阐释科学事实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带上他们的文化印记。我们也不可能脱离文化去理解科学事实。


这些用性别刻板印象的有色眼镜审视过的科学事实,也会带来负面的社会影响。用 Emily Martin 自己的话说就是:


甚至在细胞层面,这种性别呈现都存在着。这让这些刻板印象看上去那么自然,以至于仿佛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本文首发于知乎,微信公众号“谈性说爱”(ID: lovematterschina)授权转载


回复关键词,获取精选资讯

高跟鞋| 反逼婚 | 直男癌| 乳头 | 女歌

女权ABC | 腋毛 | 女足 | 同性婚姻 | 女博士

优衣库 | 荡妇羞辱 | 二胎 | 冻卵 | 剩女| 男孩危机

抑郁症 | 华科 | 厕所| 性骚扰 | 逃饭门 | 杀夫 | 母亲节


微信号:genderinchina

邮箱:womenvoicechina@gmail.com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