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老公不育公公捐精”,悲哀的不是肉体而是思想!

我是辣妈2018-06-21 17:44:59

点击题目下方我是辣妈,关注本账号



今天,我们不说育儿,来说说生育本身。

突然让小编有聊一聊这件事的起因,是微博上的一条无节操秀下限的新闻——“丈夫患有“无精症”公公欲给儿媳捐精”。大致意思是女主结婚5年一直未孕,去医院检查发现男主重度“无精”,几天后,婆婆放话希望儿媳接受公公的精子,声称“不能帮别人养孩子”。via(南方都市报)



奇葩年年有,每年都很多。


有时觉得特别无奈,不是天天都能看到家长里短,撕×闹剧,而并非21世纪的当下,人们的思想还保留着那些封建制度下的残余。而是一种执念,以及执念下对所谓“母性”、“天职”、“繁衍”的弯曲甚至摧残。


作家叶倾城说过一个故事:有一年,朋友采访一位中国辅助生殖技术方面的元老级人物。我对身体、生育这些与女性与息息相关的事,一向很关注,就和朋友一道去了。


让我意外的是,已经垂垂老矣的专家,推翻了自己平生的事业,变成辅助生殖技术的反对者。他声音洪亮,挥舞双手,几乎在大声疾呼:“你生不出孩子,就说明你有问题嘛。你重度少精弱精,你连健康精子都没有,那就是优胜劣汰,你的基因被大自然淘汰了。你还强要用人工手段受孕,硬把淘汰品种发扬光大,这对人类负责吗?百年之后,人类会成为什么样子?这样做,是自取灭亡嘛。”

作为女性,叶倾城此时的心里颇为不服:“不能受孕就说明是被淘汰,那不能顺产呢?无母乳呢?新生儿疾病呢?不都是被大自然淘汰的?既然这样,要现代医学做什么,干脆学中世纪,女人孕育就向上帝祈祷好了,连产婆都不要,把一切交到上帝手里。”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位专家说的有道理。对于命运,谁也不肯全盘逆来顺受,那是否就意味着,可以完全不接受,从头再来:想要男胎?去某些医院订做;不喜欢的性别,直接DEL;生孩子风险巨大,赌命;只要还没下最后结论,就把老婆、家人、把一切有关人等的幸福都当作赌注……


这份“人定胜天”的固执,尤其是当和生育有关时,是写在血里的执念吗?也许只是愚痴。都说不可不求、不可强求,又说要顺其自然但不能顺水推舟,求与强求的界限在哪里,哪条路是自然之路,谁来判断?


记得去年8月,湖南的一位产妇因为羊水栓塞死在了病床上,赤身裸体,双眼含泪,惨状闻者无不心痛。一开始,枪口直指“集体玩失踪”的医生护士,后来得知是产妇的婆家逼迫顺产,不可妥协,出了事打砸医院,网络上再次骂声一片。但几乎没有谁把注意力放在年仅27岁的产妇身上。


悲哀的是医院的不负责吗?是疾病的凶险吗?是百姓对基本医疗常识的无知吗?是执念!是那种对生育已经扭曲的执念!

中国人好像特别喜欢追求生育价值。对于生育的狂热甚至可以凌驾在生命之上。


直到今天,中国的生育文化还在赤裸裸的讲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女人多生多育多福多寿,家庭地位靠子宫争取。还必须生儿子来继承家族血脉。


此时,一定会有很多跳脚大骂:笑话!不生孩子人类怎么繁衍?国家怎么发展?生养难道不是女人的天职吗?

“生育是女人天职”这句话本身就很可笑。就因为女性的生理特征,因为有这个功能和器官,所以不生养就是罪过?

此前放开“单独二胎”政策,有声音质疑:计划生育是一种“男权主义思想决定女人子宫”的举措,取消计划生育则是把国家掌控交给了父权掌控。如果女性的丈夫、亲人一心一念想要孩子,甚至只要男胎或期望二胎,而这一切并非也是女性所想,那么女性的子宫依然是“掌握”在他人手中。

小编并没有想说出什么“搏出位”的惊人之语,只是每每面对这种把女性视为“生育工具”的糟粕文化就感到无颜以对。作为一个育儿知识方面的传播者,我不想只告诉女人该怎么生孩子养孩子,而更想把这种权利和责任还给女人自己。

如果这些错误的观念不改变,无论是计划生育还是二胎三胎,都争取不到女性应得的价值和自由,更谈不上重视。“生育价值大过生命价值”的观念依然会深植中国人的骨子里代代相传。在追求民主、人权的现代社会,还存在这种掌握生杀大权的陈旧思想,这才是笑话!




我是辣妈

妈妈分享交流第一平台 微信号 lama2230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关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