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不地道的幸福方程式

人之初杂志2018-05-22 17:10:29

 

和朱默结婚,我可是一路踩着众多竞争者的血泪冲杀过来的,因此那个男人动不动以恩赐者的姿态对我“谆谆教诲”,大意无非是对他这个得来不易的老公,要温柔,要懂事,要感恩。

从恋爱伊始就被他狠狠洗脑,只差把《女儿经》及《烈女传》翻出来背诵了,而且练就成做菜达人,连我妈都发自内心的赞叹。在她那种旧式观念里,女人不就应该这样么?可我不由得一阵心酸,她老人家把我养大都没吃过我炒的菜,可我转脸就为那个男人蒸炒炸煮,把人家喂得白白胖胖。

要只是这样,我也没什么不甘心的,因为我爱朱默,为他付出,我绝无怨言。

可居家过日子,柴米油盐,细碎得让人头痛。婚姻不是只有洗衣做饭和学几种做爱姿势这么简单,必要时,还要借助“非常手段”。我这样做了,我的婚姻至今运转良好。


 


1

按件计费,爱情里没有白吃的午餐



和朱默谈了3年恋爱,每年我过生日,他都会送我一件礼物,价值不高,但我很开心。婚后这个待遇没有了。生日这天,他没有任何庆祝迹象,我还以为他忘了。谁知下班后,他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哥们儿请客,要带我去蹭饭。

我很高兴,他肯定是暗中安排朋友为我庆祝。结果赶过去,那哥们儿说:“老婆回娘家了,一个人吃饭没意思,就把你们叫来了,随便吃点吧。”朱默也大大咧咧地说:“别客气,正好今天我老婆过生日,给她放一天假,省得回家烧饭了。”

失落和屈辱涌上心头。可是两个男人推杯换盏,吃得热闹,我并没有当场走人的豪气,只好干坐着,直到他们酒足饭饱散场为止。

从此知道,在婚姻里,女人是需要为自己制定价格的,无偿的付出,就像一只坏掉的自动贩卖机,既然它可以不停地掉出可乐来,那为什么还要往里丢钱币?

朱默要过最简单的日子,其实很好办,简单就是丁是丁,卯是卯,界限分明。我没有义务再为他免费服务,因为免费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可一个女人任劳任怨,连个生日礼物都得不到,她的爱情在哪里?

所以,我的服务,要收劳务费!

从此,我每给朱默洗一件衣服,每做一顿饭,每烫一次西装,都会在小本子上记下来,洗衣服一件2块,做饭一顿5块,熨烫每次10块。他晚上加班,我从睡梦中起来给他热宵夜,劳务费20

月底,我把本子拍在他面前,朱默目瞪口呆。他说:“这些事也要收钱,做爱收不收钱啊?你去日本打听打听,牛郎店的出台费是多少!”

这天朱默抱着被子去了客房。我们冷战一周,我全面罢工。一周后,他主动觍着脸来找我和好。我接受他的求和,允许他拉我的手,亲我的脸。然后,我微笑着,再次把那个小本子拿出来,摆在他面前。

朱默立刻崩溃了,他哭丧着脸说:“老婆,你要怎样才肯免费呢?”

两天后,我收到一条巴宝莉丝巾,色彩粉嫩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戴出去。

但我仍然小心翼翼地把它系在脖子上,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件名牌,来自我亲爱的老公。虽然他挑丝巾的眼光是差了点,可我好歹让他明白了,在婚姻中,付出是相互的,即使相爱,也没有白吃的午餐。 

                       


2

“恶人”先告状,却缓和了婆媳矛盾


 

婚后大半年,婆婆来了。

婆婆非常想抱孙子,可我正在考注册会计师证,想好好拼几年事业,把基础打牢固再说。况且我还年轻,才26岁。可在婆婆眼里,这已经是个可怕的年龄,再不生孩子,脊梁骨都得被人戳断。此次她来,就是监督我生孩子的。而且话说得很难听,我不能断了老朱家的后。

当着朱默,我脸都憋成了猪肝色,也不敢顶撞婆婆一句。因为婚前朱默就对我说过,他爸死得早,全靠他妈给人补衣服把他养大,我可以对他不好,但不能对他妈有半分不敬。

要是当年的我有现在的觉悟和智商,遇到这种“唯母独尊”的男人,就该绝尘而去才对。既然为时已晚,就只好既来之,则安之。

于是这一天,等朱默上班后,我来到婆婆房间,说要和她谈一谈。

婆婆正襟危坐,大概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准备。可我坐下来,还没开讲,眼泪就像拧开了自来水龙头一般,啪啪往下掉。婆婆慌了,摇着我的肩膀问:“怎么啦?有话好好说,别吓我啊!”

我抽抽噎噎地说:“妈,我就实话对你说了吧,我并不是不想生孩子,我无比想生,可上次体检,朱默被检查出有少精症,怀孕的几率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婆婆的脸僵了。我擦了一把鼻涕,继续说:“妈你别急,他正在吃药治疗。但男人这个病,都不愿意被人知道,所以你别说出去,让我们自己调养。医生说,只要配合治疗,就一定能怀上孩子。”婆婆已经懵了,到后来只剩下频频点头的份,还拉着我的手说:“难为你了。”

晚上,我强忍着笑,把这事告诉了朱默,朱默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嚷道:“你也太不地道了,你不想那么早生孩子我没意见,可你别把屎盆子扣我头上啊!”

我知道,这事我做得挺不地道的,却成功化解了婆媳危机,有什么不好?思前想后,朱默最终没有去婆婆那里告发我,他恨恨地捏着我的脸说:“我怎么娶了这么个女人啊!”

不管他如何失悔,却不得不承认,这么做成效显著,我可以继续扑在我的考试上,婆婆也没有再提生孩子这个话题,家里气氛不再僵持。两周后,婆婆就回老家去了,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红着眼圈说:“朱默就拜托给你了。”

我的眼眶也湿润了,连连点头。

看着婆婆登上长途汽车的背影,朱默碰碰我的胳膊说:“我很好奇,你怎么就像电影演员似的,眼泪说来就来?”我白他一眼,说:“这是祖传绝技,传女不传男。”

虽然第一次在婆婆面前是假哭,但这一次,我的眼泪是真诚的,因为,她除了嘴碎外真的是个好婆婆。我发誓,等我考到注册会计师证,第一件事就是给她生个大胖孙子。

 


3

  彻底“抹黑”,成功击退婚外危机


 

朱默说我凡事不按常理出牌,完全没有中国妇女固有的传统美德,比如温柔、贤淑、隐忍。他随时得提防着,以免被我恶整。但他话锋一转说:“不过我喜欢,因为当别人的老婆都很温柔、贤淑、隐忍时,只有我的老婆最有挑战性。”

我可以把这看作是他对我的赞扬吗?也许。

但我没想到,挑战那么快就来了。

那个暗恋朱默的女孩,我首先是在朱默的空间里发现的,她总在朱默的空间里留一些语焉不详的话,什么“雨后,清晨,温热的咖啡杯,无尽的残念”,把牙都给我酸掉了。

朱默老实交待,这个女孩是他在网络游戏里认识的,是个喜欢看日本动漫的小姑娘,曾经对朱默说过喜欢他,但那丫头疯疯颠颠,大概是开玩笑的。我极度无语,再加上朱默那假装无所谓,其实暗藏得意的样子,实在让我怒火中烧。

幸好我从恋爱时就曾斩断过无数伸向朱默的黑手,早就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可是小姑娘,似乎更需要小心处理,一不当心,咱可就残害祖国小花朵了。

这天,我偷偷登录朱默的QQ号,以朱默的名义,主动找到那女孩说话。我说:“最近手头紧,找你借点钱方便吗?”电脑那端沉默好一会儿,然后姑娘怯怯地问:“多少?”我说:“10万。实在没有,5万也行。”电脑那端再度沉默,我等了很久,直到那边的人默默下线,没有再回我一个字。

最能检验人性的,就是钱。小姑娘果然不负我所望,她用她发育良好的智商判断出,能随便向网友借钱的男人,当然应该果断放弃。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朱默。因为我又做了一件不地道的事,用非常规手段,干掉了他的艳遇,保护了我的婚姻。

这天我们在一起看电视,刚好说到有个男人因为与游戏里的女网友搞外遇,妻子愤而剁掉他手指的新闻,朱默庆幸地说:“幸好那个曾经喜欢过我的女孩子不知为什么消失了,不然,被剁掉手指的人说不定就是我啊!”我强忍住笑,使劲点头,连连说:“好险,好险!”

我之所以会用非常规手段对付婚姻里出现的问题,是因为我对朱默有十足的把握,我确定他是爱我的。

关于幸福的方程式,除了温柔体贴宽容等传统解法,其实还可以有另外的途径,比如坚决不当婚姻里的包子,以及适时做一个“不地道”的女人。白雪公主纵然人人喜爱,可她总是吞下后母的毒苹果,与其寄望于男人的自我约束和良知,不如主动出击,在矛盾发作之前,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


壮士留步,戳进往期内容链接

为生二孩,我们夫妻的房事大战

重生的百合

我在寻找谁

幸与不幸之间

嘴里发苦发甜须就医

在家就可以做!自行巧刮痧,改善亚健康

只在午夜抢占你



2017年9月份开始,人之初杂志多了个伴儿——广东卫生在线(由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主管的卫生计生行业新媒体传播平台),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了解最快最新、全面精准的卫生计生行业资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