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高危人群癌症基因检测,不能多不能少,合适就好

基因谷2018-05-01 07:19:06


随着基因检测价格的下降,医学上运用多基因检测panels来评估癌症风险呈现出增长趋势,这种测试模式在乳腺癌和卵巢癌中尤其常见。然而,随着测序的进展,未经证实与乳腺癌/卵巢癌风险相关的不明突变逐渐被发现,这给患者及医生带来了很多新的困惑。

近日,在发表于《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中,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Abramson 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对乳腺癌/卵巢癌患者扩大基因检测pannel——扩大至乳腺癌/卵巢癌特异性基因之外的检测不会带来任何临床受益,相反,额外的癌症易感基因检测会给乳腺癌/卵巢癌患者带来更多的问题。

扩大癌症基因检测panel,发现的不明变体将越多

为了确定扩大基因检测panel至非乳腺癌/卵巢癌基因或非癌症易感基因是否带来临床效益,研究人员对253个乳腺癌/卵巢癌家庭的404名成员进行全基因组测序,并分析了180个基因pannel,包括25个乳腺癌/卵巢癌的特异性易感基因,123个其他癌症易感基因,32个与心血管疾病风险相关的基因。

该研究还根据美国医学遗传学与基因组学学院(ACMG)的指南来评估不同突变体分类方法的临床效用性,该指南是ACMG最近出版的用于阐述临床实验室突变分类的差异。此外研究分析强调了遗传检测和咨询的复杂性,基因检测确定了更多的突变体,对于大部分的不明变体——VUS,临床医生不知如何处置。

利用ACMG指南,研究人员确定了1605个突变体,11%无BRCA1/2突变患者的癌症易感基因中存在临床可操作的突变,绝大多数突变体适度增加乳腺癌或卵巢癌的风险,只有两个家庭的非癌症易感基因发生突变——ATR和 MSH6。

研究发现12%的患者乳腺癌易感基因存在不明变体,这些基因是公认的乳腺癌易感基因,当将非乳腺癌/卵巢癌易感基因包括在内,不明变体的概率明显上升,78%的家庭携带临床意义未知的变体。

此外研究人员还分析与心血管疾病风险相关的基因突变率及不明变体的概率,ACMG将这种概率归为“二次结果”,研究发现很少有家庭携带临床可操作的突变,还发现一些家庭携带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易感基因突变。将所有的基因加起来看,95%的患者至少携带一个意义不明的变体,30%的患者携带至少五个或更多的意义不明变体。

不明变体越多,困惑越多

遗传pannel有时会揭示与癌症风险相关的基因突变。BRCA1和BRCA2基因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些基因可能帮助患者做出乳房切除或卵巢切除的选择,从而大大减少罹患癌症的风险。然而,对于其他类型的突变如CHEK2和ATM,目前并没有临床指导。

本文第一作者,血液肿瘤科医学博士Kara Maxwell说,“该研究增加了癌症风险咨询的复杂性,如今患者也许期望能了解遗传因素是否给其或其家庭带来癌症风险,以及这些遗传变异是否给其或其家庭带来其他疾病风险,这些疾病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过。”

研究人员补充道,“额外的癌症易感基因给乳腺癌/卵巢癌患者带来了很多其他的困惑,因此该研究揭示了扩大乳腺癌家庭的非乳腺癌易感基因检测并没有多大的效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