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李宁先:真的,我都想找一个中医不能治的病!15年来还真没找到哪一个病中医不能治(上)

深圳梧桐山国医私塾教育2018-03-10 22:27:26

本文根据李宁先教授在深圳的中医讲座整理

▲李宁先 化学家、计算机专家、中医学者。196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曾在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武汉大学化学系和应用技术研究所、深圳市爱华计算机系统工程研究所工作。



开讲前的一席话
        感谢大家又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汇报一下我学中医的体会。我写了一篇文章《中医论》,是用现代科学的语言来解释中医,深圳赖会长在微信上分十二期转载了这篇文章,他们希望我结合一些案例,对这篇文章进一步阐述。我总共讲了六次课,深圳三次,长沙一次、武汉一次、南京一次。朋友们对我的想法还是很支持很赞成的,所以我也觉得应该把我自己学习的一些体会跟大家交流一下。
        但是我最怕讲案例,因为我看病以后要求病人替我保密,治好了病以后不能告诉别人是谁给你治好的。我年纪大了,不想因为讲课找我看病的人很多,我应付不了,另外我不是医生,没有行医资格
        我讲完之后,第一希望大家不要找我看病 ;第二也希望大家不要为难赖会长他们,通过他们找到我。他们拒绝你们,希望你们也不要怪他们,都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湖南老年科协邀请我去湖南讲课,结果讲完课后,老年科协挨了很多骂。他们说你们请教授来讲,讲了之后又找不到他。我来讲课的目的是希望通过讲课,请大家高度重视中医。我是一个化学家和计算机专家,我自己快死了,因为学了中医把我的命救回来了。原来我是不相信中医的,西医是我们化学家搞的。学了中医之后,我觉得中医是非常科学、非常宝贵的。
        关于中医科学性的问题,我写了《中西医学方法论》和《中西医学认识论》两本书(平台前面有介绍的文章,欢迎关注阅读)。近一百多年来,人们都说西医科学、中医不科学。有一个既是化学家又是计算机专家的老头,写了两本书,从学科的方法论、认识论上来分析,得出的结论是中医科学、西医不科学。我想,这种观点肯定没有很多人接受。本想如果我死了100年以后,大家还能想到一个老头子曾说过中医比西医科学,我就满足了。现在我还没死,你们这么多朋友都支持我,我就感觉很有信心。
        我来这里讲课,希望大家学习中医,首先要把自己的生命管好,自己的生命管好了就不会得病。我60多岁的时候,因为心肌梗塞住在医院快死了,就自己学中医,花了三年时间,把自己的病给治好了,后来把夫人甲状腺肿瘤也治好了。我学医自救的事一些朋友知道了以后就传开了,特别是把几个领导的病治好后,要他们保密保密不了。这种情况也没办法,后来我也觉得应该把中医的科学性,中医最精华的东西告诉大家,中医不完全是那些什么阴阳、五行、整体、平衡一大堆空洞的理论......
        另外我还也觉得中医里面还有一些不好的学风,就是好吹牛、高谈阔论......我认为中医要从这些不科学的外衣中解放出来,恢复中医的实验科学的本来面貌,这样中医就能发挥无穷的力量。
        我说西医不科学,中医认为我把阴阳体系打翻了,否定了中医的老祖宗,所以我是一个到处不受欢迎的人。但有两类人特别赞同我的观点。一类是我治好的病人,他们很感谢我。第二类是从事法律工作的人士。因为法律界职业特点就是评判,中西医学的认识论、方法论,中医怎么看病西医怎么看病,法律人一判断,这个讲的对,所以现在全国各地法律系统不少朋友支持我的观点。很多领导看来两本书后都不表态,因为表态的话得罪的人太多了。
        你们想学习中医要尽早。我自己感觉我学中医太晚了,62岁才开始学。中医是以人的生命运动为中心的,人的生命运动是自然界最复杂的运动,你们有机会能够研究世界上最复杂的运动,你们是非常有幸的。你为什么能够研究中医?为什么每个人都可以研究中医?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生命,没有条件限制的,你想研究都可以研究,你把自己研究透了,中医就入门了。目前很多中医是西化的。
        一些老中医希望中医回到100年以前去,中医不能办教育,只能靠师傅带徒弟。老中医这些观点也没有道理,人家说你不科学你不能反驳。你说我反正能治病,我可以治病,但你说不清楚中医为什么能治好病,只好用一件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外衣来保护自己。还有一些哲学家想给中医从哲学上找条出路,中医符合什么哲学原理。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当今医学界非常混乱的思维。但是他们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一直跟梁冬先生说,你们要把全国的朋友领到哪里去?领到100年以前的中医还是西化的中医,你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中医下一步怎么发展?中医对人类的生命运动摸索研究了几千年,你要带领大家按原来的步伐再摸索几千年,人家怎么摸我就怎么摸?这股强大的力量,应该用在中医现代化上,恢复中医实验科学的面貌,从实验科学来发展道路上去发展中医,这是中医唯一的出路。
        中医不能西医化,但是中医一定要现代化,一定要以现代的语言说清楚中医,一定要让现代的老百姓听懂中医,老百姓听不懂中医怎么推广?所以一定要让所有的老百姓听懂中医是怎么回事,然后按照中医的理论把自己的生命管好,不得病。作为医生来说,学了中医之后,首先要把自己的生命管好,再帮别人把生命管好。
        上次我在和顺堂讲过,现在假中医太多。建议大家识别真假中医三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是他自己身体好不好,他自己身体不好绝对是假中医;第二个是他自己的病是不是他自己治,他自己的病找别人治绝对是假中医;第三个,中医不需要问病人。我望、闻、切以后,病人的五脏六腑包括心态我都清楚的,我不需要病人跟我讲他的病,反而是我跟病人讲他的病,中医看病应该就是这样的。
        为什么讲这个问题?希望大家在观念上思想解放一些,如果思想不解放,中医是发展不起来的。这就是我讲的第一个问题。你们要学中医,就要按照科学的态度,真正沿着实验科学道路把中医学好,按照这样的道路发展中医。有的人说你讲的东西吹不吹牛?我告诉大家,我是一辈子搞科学研究工作的,我的结论都是经过实践证明的,没经过实践证明我是不讲的,这是职业道德职业本性决定的,所以我今天讲的,都是我经过实验证实了的东西。



什么是病?一个重要的问题!
        今天我要重点讲清楚医学是干什么,中医究竟是干什么,把中医放在现代科学的体系中它起什么作用,你们一定要弄清楚,这很关键。有人说中医是中国古代文化,中医是传播文化、传播哲学的,这是胡扯。中医作为医学来说,它就三个任务:诊病、治病、防病。离开了这个没有中医,所以大家一定要非常清楚,医学是干什么的?医学就这三个东西,按这样的思路看中医的资料就会看得清清楚楚。
        我开始学中医的时候,我的确感到中医第一个很玄,第二个很乱,第三个很杂,什么都包括,吃喝拉撒睡什么都算中医。我告诉大家,我的体会就是中医实际上就是围绕诊病、治病、防病的,没有其他东西。你把这个问题清楚之后,就能把中医看得清清楚楚。中医干什么?就是研究“病”的,人类医学是保障人的生命健康,不健康就叫做病,所以现代科学医学理念的差异,就是对病的认识不同,遗憾的是我们这个社会对病的认识众说纷纭。
        西医认为 什么叫病呢?人的结构变化了叫病,任何一个人体的结构参数变化叫病。中医对病的认识,有一个上千年长期的认识过程,中医说是人的生命状态变化了叫做病。中医与西医最大的区别是什么?西医是以人的身体结构为中心,中医是以人的生命运动为中心。西医理解人的生命运动只是人体结构的一种属性,它是由人体结构决定的。西医为什么这样认识?因为西医是近代科学,研究人体科学的成果,运用到人类医学上面来,西医就是这么产生的。
        我本身是搞化学的。西医很多东西是化学家搞的,我很清楚。西医为什么以结构为中心?因为我们化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在研究非生命体的时候,非生命体的物性是完全取决于它的原子分子结构,我们化学家只要把非生命体原子分子结构搞清楚,就可以把它造出来,一点也没错。但是现代科学发生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把非生命体结构决定物性这个结论原原本本推导到生命体来,这是近代科学在生命科学上犯的一个非常大的错误。
        因为生命体特别是多细胞生命体不是由原子分子直接组成的,它是由具有生命的细胞组成的,这个细胞它要生要死的,所以人死了以后,细胞烂了,人体就烂了,可是一个非生命不管你丢在哪里他的形状、结构都不变,因为它由原子、分子结构决定的。但人死了之后原子分子跑到哪去了?所以原子分子在人体里面是没有自己固定的位置,它在细胞或细胞组织里面,但是细胞要生的要死的,随时生随时死的?所以实际上人体的结构像沙子一样,是堆积起来的,这个沙子就是细胞。
        目前我们现代科学研究人体的时候,大学里面本来是研究生命的,但是他不叫做生命系,叫做生物系,他还是把生命当物质。生命科学的研究主要研究分子生物学、基因生物学,为什么?他认为你的生命还是应从分子上、从基因上去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根本的问题。
        一个欧洲哲学家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说过,现代科学家在自己专业的隧道里面观察生命,将来要毁灭全人类。我们化学家看不到生命,他只看到生命体里面的原子分子的运动,他不看整个生命,物理学家也不研究生命,只研究生命体中无力运动。生物学家也不研究生命,他们只研究生命体中细胞、器官等身体结构,也不研究生命活动。目前出现的很多环境问题,很多的其他问题,都是因为现代科学家不研究生命,只研究生命体的结果。
        但是中医学从一开始就是研究人的生命运动的,不能吃饭不能睡觉,一开始就以生命运动为中心来进行研究。你看中医里面什么阴阳、五行那些的东西,实际上它不是在讲哲学,是讲人的生命运动的表现。如果你按这种观点看,所有的中医书都变得清清楚楚,他不是在讲哲学。而是讲人的生命运动怎么表现。
        所以我一直在说,现代西医院里面是没有医生的,西医院是一个医疗超市,分别由化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摆摊设点,医生只是一个导医,你要看病了,你就找那个医生,医生啊,我要看病了,医生说好,你要看病啊,先找找化学家看看吧,西医院实际上是化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在摆摊子。(编者:比喻的好
        我原来也参加过里面摆摊子,因为我们分析化学家是搞化验的,临床分析就是我们化学家的一个分校,所以医生说你先找化学家看看,化学家干什么?化学家就是看哪个分子多了,哪个分子少了,看看尿里面哪个分子多哪个分子少了,血里面哪个分子多哪个分子少了,分子里面哪个基因变化了。
        这是我们化学家看病,但是我们化学家怎么看?我们化学家并不了解生命,化学家做什么?首先化验研究人的结构,首先研究你血液里面有什么分子,化验一下,目前我们化学家研究人的尿里面有1000多种分子,你们尿的化验项目将来还要大大增加的。我们化学家研究你们血液里面有糖分子,化学家怎么把它变成一个看病的指标,我就找一批人,都化验他们血液里的糖含量,然后取个平均值,加个试验误差。什么叫正常?就是你的血糖浓度在平均值正常误差范围内,你跟大家一样那就正常,就健康,如果你高了就叫高血糖你低了叫低血糖。但是我们化学家并不知道你为什么血糖高了为什么血糖低了,化学家也不管的。
        物理学家也一样,医生说找物理学家看看,物理学家看什么?量量血压,量量体温,测测这个电流那个电流。检测人体各种物理参数。
        找生物学家看看,生物学家看什么?哪个细胞多了哪个细胞少了,哪个什么病毒细菌进来了,外面哪个生物体进来了。
        西医院的所谓看病实际上是没有医生的,是我们化学家、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在帮你们看病,但是我们化学家他并不了解生命过程,你为什么血糖高了,为什么低了。我们化学家只知道发现血糖高了,就告诉医生他血糖高了,医生就说血糖高怎么治,他也不懂,还要问化学家怎么治?化学家怎么样治呢?里面分子多了,第一不要吃进来了,第二吃了不要吸收,那就平衡,这就是我们化学家治病,你氧气不够了吸点氧气,不能吃饭了赶快打点营养液,这是我们化学家治病。什么少了就加进去,什么多了就弄出来。这就是化学家治病,化学家并不知道糖尿病是怎么产生的,糖是细胞的粮食,长期细胞不吃粮食,这是一个很危险的状态,细胞饭都不想吃了,细胞活不下去,最后搞到心脏坏了,搞到肾坏了,搞到皮肤烂了,化学家怎么说?糖尿病我给你治好了,那些病你去找肾科,去找心脏科,去找皮肤科,那跟我没有关系了。实际上化学家就是这么一种治病方法。
        你找物理学家看病,物理学家量血压,物理学家怎么用血压看病?首先测一批人取个平均值,作为一个标准值,你达标了就健康了。你血压高了就高血压,你低了就低血压,你为什么血压高了为什么低了我不知道。物理学家就告诉医生,他得了高血压了,医生说高血压怎么治?实际上高血压是人的一种生命状态,是人体自己一种自我调节,不是一种病,就是你们的血液流动阻力大了,细胞要吃的东西运不来了,要把压力提高,增加血液流动,是人的一种生命自我调节的反应,不是一个病。但是物理学家怎么办?他说血压高了,物理学家认为,一个密封体系里面的液体压力高了,物理学家怎么治?第一个把里面的液体减少一点,这怎么办?利尿。第二个把容积扩大一点,就扩血管,把血管扩大一点。第三个办法就是不要加压,心跳本来跳72下,只让你跳60下,不要加压力。实际上物理学家是从物理角度来治这个病的,也不了解为什么人体为什么会出现高血压,你们一吃药他们这么一治,做表面工夫,就是表面上给你维持正常,实际上原因未找到,问题未解决。
        我们化学家治糖尿病,血糖正常了,表面工夫做到了,但是为什么血糖高我不管,高血压我表面上把里面的液体减少一点,把容积扩大一点,不要加压,把压力维持正常了,但是你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态?他不管,所以为什么吃降糖药,降血压药一辈子都要吃,就是这个道理,他不是从根本上解决人的生命运动问题的。
        生物学家更简单,哪个细胞多了,杀死它,毒死它,哪个细胞少了,从外面输入一点,种一点补一块,如果这个器官整个烂了,不行了,可给他换一个,生物学就是这么治病的。
        这就是现在西医学的现状,西医学是没有自己统一治病的理念,没有自己的医学理论体系。如果从人的生命管理来说,西医是交给三个人管理:一个是化学家,一个是物理学家,一个是生物学家。究竟听谁的?不知道,就这么一个状态。
        西医认为病是人体结构的病,只有结构发生变化了他才算病。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他自己感冒了在大医院打了六天吊针,最后尿尿不出来,大便拉不出来,也不能吃饭,心跳加快、发烧。这一大堆问题,到医院去检查,西医都不认为是病,他要来回检查,到处检查,到最后发现前列腺肥大。西医告诉他,你赶快住院,做前列腺开刀,你们相信吗?他高烧尿不出来插跟管子,大便拉不出来洗肠,心跳加快,发烧,这些都不算病,他一定要从结构上找到一个毛病、一个变化才算病,这就是西医。
        所以大家知道,在医学里面什么叫做“病”,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后来他找到我,我帮他看了,实际上就是《伤寒论》里太阳到阳明这个过程把他的生命运动弄异常了,按《伤寒论》中方法调理生命状态就治好了。同时我另外一个亲戚,年龄跟他差不多,也是感冒了去大医院打了吊针,也出现这样的症状。那个人想找我,但是他的媳妇是西医学博士,他媳妇的爸爸是西医博士导师,他们根本听不进中医的。他们认为没有从结构上找到他的毛病,不能确诊。最后他不行了,尿不出来插跟管子,大便拉不出来就灌肠,不能吃饭了就插管倒流食和打点营养液,最后呼吸不行了上个呼吸机,最后没救过来死掉了。
        大家知道西医是以结构为中心的,中医是以生命运动为中心的,中医认为人的结构包括长这个长那个,都是他的生命状态决定的,不需要去开刀,他可以通过调整生命状态进行治疗。我治癌症就是按这种认识进行,癌细胞不是你的敌人,是你自己的“部下”,你对不起它的“部下”,它要吃的你没及时送去给它吃,它要排泄废物你没及时给它拉走,它生活不下去就造你的反。所以我治疗癌症,就是把你的生命状态调好。这相当于我们人类社会出了土匪,为什么出土匪?他活不下去了。政府要去管好。以前国民党那么多土匪,毛主席来了没有土匪,为什么?大家生活好了他当土匪干嘛?
        我治了起码20多种癌症,从脑袋到下面,都治好过,但是不是百分之百的治好,因为除了吃药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影响。就是这样一种道理,中医是以人的生命运动为中心的,人所有的症状、所有的病,是由于你没管好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生命状态出现了异常,造成了各种病。只要把生命调到正常,所有的病都会自动消失,这是我今天要跟你们讲的最核心的问题。


单症单治,群症共治,辨证论治

        医学就是讲一个“病”字,你们要学医学就是要学这个“病”字,没有其他的东西。中医怎么认识这个病的?是经过了上千年的探索,首先是不吃饭了,拉肚子了,不睡了,咳嗽了……即单个的人的生命现象异常了就叫“病”。就是这个“病”是不正常的生命现象,因此中医学人的生命不正常现象叫“症”。所以中医的治疗方法,最初阶段研究的是单症单治,以每个症状叫做一个“病”,进行单个症单个治。
        中医先后研究过300多种的异常生命现象的治疗,单个异常现象单个怎么治?我跟大家开玩笑说,我体验这种单病单治,我把科技园的那些草、叶子都尝遍了。蚊子咬了我长个包,我就想办法去怎么治,我就拿这个叶子擦擦,用那个叶子擦擦,最后发现一种叫八脚叶一擦就好了,那我就找到了一个单症单治的方法。
        单症单治是中医的初期主要治病方法,这种方法在没有条件下就是一种纯粹试验的,我自己认为这个阶段相当于偏方阶段。对这种偏方阶段,从现在科学去理解,我不把它看为治病的主要方法,我把它看成是研究药的好方法。单症单治就是在做药物试验。我对偏方很重视,实际上我重视的,不是它治病,而是那个药的性能。因为偏方都是单个药,顶多两个药,一看这个偏方就知道,这个药对人的生命有什么调节作用。偏方阶段,现在很多人包括很多原来的赤脚医生,都停留在主要用偏方治病阶段。这个偏方阶段实际上是两千年以前,在《黄帝内经》以前,中医主要的研究方式。
        这个阶段很重要的是积累了单个药物对人体的调节作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量的试验阶段。几亿中国人花了几千年用生命做试验,实际上就是做这个试验。这是很宝贵的,非常宝贵的。我把它叫做“偏方阶段”,这个阶段很多人看作是一种治病,有些人把它叫做自己的祖传秘方,会一个方子治病,说明他还不是中医,只是一种人的生活经验,偶然不知道什么东西就把病治好了,实际上谈不上医学。越说祖传秘方,你越不要相信它,因为它的发展历史就是两千年以前的中医发展状态。这是一种中医初期治病理念的思维。
        后来中医经过了几千多年研究,发现某一种症状跟另外一个症状,它们之间存在着相互联系,发现某种症状跟另外一种症状同时出现,有些症状或者同时消失,有时一个症状消失了另一个症状就出来了,一个症状出来了另一个症状消失了,就说明人体生命过程中,出现不同的生命异常的现象,它们之间不是孤立的存在的,它是相互关联的。所以后来有人把相同的现象归纳起来,然后对这一类现象进行治疗,这就是中医对病的认识,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这时候,人们要问什么叫“病”?中医回答说这一类现象叫一种“病”,我们在此把它称为“群症”,这就是我们中医从最初阶段上升到《黄帝内经》这一阶段。《黄帝内经》伟大就在这里,它是把中医对病的认识,从以单个异常现象为病发展到以一类现象为病,这就是《黄帝内经》在中医学上的重大进步,所以《黄帝内经》把各种异常生命现象归纳成“八纲”:(即阴阳、寒热、表里、虚实),就是把病归纳为八种病,即:阳病、阴病、寒病、热病、表病、里病、虚病、实病。
        这个归纳之后,中医就从零碎的单症单治阶段开始上到一个群症同治阶段,如:只要根据病人的表现,判断是阳病,那阳病怎么办?按阳病治。寒病怎么办?就按寒病治,你实了,就把它泄掉,你虚了,就把它补起来。只要你按症归类为某一类现象,是阳病、阴病、寒病、热病、表病、里病、虚病、实病,你只要确定下来,治疗的思维都定下来了,药物就定下来了。
        你们有很多同志,很喜欢老是问“教授,这种病怎么治?”你们很喜欢背方子,我告诉大家,什么方子都不要背。因为人的生命状态是很复杂的状态,什么药都可以改变人的生命状态,治病就是要改变人的生命状态,你可以从这里改,我可以从那里改,生命状态都是可以改变的。所以中医不存在特效药,在医学上也不应该存在特效药,因为症状和药之间不是一对一的对应关系,一个药可以治很多病,一个病可用很多药治,这是人的生命规律决定的。并不是你们所想象的。
        我上次去北京中医药大学去讲学的时候,我看到那些孩子们早上起来背方子,我说“你烦不烦啊?背了有什么用啊?”因为每一个方子都有针对的具体对象,离开了对象,是没有用的。所以根本还是要掌握医理,怎么去调病人生命状态定下来,药就自动出来了。所以我开的方子,中医大学的教授都看不懂,说乱七八糟的。但是,我可以把癌症治好,他治不好,他也不敢说我的。同样的病,我可以治好,他不能治好,医理就是这样的,以治好病为标准。
        “药”和“医”不是一对一对应关系,千万不要背药方子,药方子是对应一个具体的人的生命状态的,但要把单个药物的药性记住,这是重要的。所以中医药的基础,是中医药物的设计平台,中医设计药有自己的平台,这个平台不是由药方子组成的,而是单个药物组成的,根据不同的药物去组合,形成各种各样的新药,这是非常重要的。
        中医的这个阶段,从单症单治到群症共治是一个飞跃,也就是说从单症单治到《黄帝内经》出现,是中医的重大发展。在这里我插一句话,西医现在的状态就是单症单治,就是对单个结构参数进行单独治疗的。所以我一直说西医还停留在两千年以前的中医“单症单治”阶段。因此钱学森先生说,西医像现在这么搞,再花五百年,再花一千年,也赶不上中医。西医现在的指导思想就是单症单治,我们中医的单症单治是两千多年前,《黄帝内经》之前的。西医从医理来说,还是在中医两千年以前的状态。
        《黄帝内经》出现的时候,就发现人的疾病可以归类为“八纲”,但是《黄帝内经》有一个局限,就是当时用什么原则来归类,按什么来命名“病”。当时中国的哲学的主导思想都是“二元论”,认为世界万物都是由两个相互对立的东西组成的,所以中医按这个理论,来归纳人的生命各种异常现象为八类现象、或八个模块。但人的生命是很复杂的,你把它简单地切开成两个部分:寒和热,不寒就是热,实际上这是简单地根据从“二元论”来切的,而实际上是切不开的。比如,有很多寒热是上面是这个热,下面又是那个寒,很多是寒热夹杂的。
        后来到张仲景的时候,张仲景就很聪明,张仲景认为这种切法不好,他便从人的疾病发展过来来进行归类,他对人从患感冒到死的过程进行分析,把人的各种生命现象组合成一个疾病的发展过程。伤寒论就是按从疾病发展的过程,疾病的发展规律来分类人的疾病 ,分成六种病,即“六经”: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
        如把某一些现象归类成为太阳,如果治不好,马上就变成阳明,阳明如果再治不好,就进入少阳,少阳治不好了,就到太阴、少阴,最后到厥阴,就要死了。实际上,张仲景的伟大,在于他把一个非常零碎繁杂的中医知识,按照人的得病发展过程,组成一个系统,形成一个理论体系。
        张仲景是中医界里第一个系统地运用中医治病理论的科学家、中医学家。这是非常伟大的。到目前为止,中医界没有人超过张仲景的,因为没有人有这种思维,真正从人的生命运动整体上去研究治病规律。现在我们的中医都是在瞎子摸象,你摸这个病,我摸那个病,你用这个药弄弄,我拿针扎扎,还是都在摸,药方也是在摸。整个中医状态都是处在瞎子摸象,摸了几千年还在摸,可能有一些年纪大一点,摸得多一点,经验多一点,对整个生命的认识多点、全点。年纪小的,摸得少一点,对整个生命现象就模糊一点。
        这样一来,中医的教育和传承也只有靠师傅带徒弟了。张仲景把人出现的各种异常现象归纳成《伤寒论》的“六经”,归纳不进去的叫做《杂病》。张仲景的贡献就在这个地方,就是他能够把人的各种出现的异常现象归类,按照人的疾病的发展过程,把它归进去,进行归类。
        《黄帝内经》和张仲景的归类方法放到现代社会里面,放到人工智能里面叫做模式识别系统,对一个复杂事物分类设计多个模块,《黄帝内经》设计了八个模块,病人来了与它们比较,看与哪一个模块相近,那么他的治病理念就定了,药方就出来了。张仲景是从另外角度分类设计了“六经”,是六个模块,你的症状符合哪个模块,就采用哪个模块方法治病。这样对中医治疗、中医的诊断起到了非常大的方便作用。
        从零碎的单症单治进入一个模块来治,碰到这种模块,就可以用这个模块方子去治。但张仲景犯一个错误在哪里?就是每一个模块,把方子固定死,并用药方来命名病,这个病叫做桂枝汤病,那个叫做麻黄汤病。实际上,药跟症状不存在一对一的对应关系,药症一一对应,把人们的思维捆死了,实际上,药与症不存在一对一的对应关系。如感冒也可以用很多药来治,不存在什么特效药。
        就是张仲景这六个模块出来,解决了人大部分的常规疾病治疗,张仲景的《伤寒论》的“六经”可能对70%的常规病之外的复杂病,可能治不好。很多人把张仲景的方法叫做“经方”,中医里面有一个经方派,把“经方”看成绝对神圣的,特别宣扬张仲景的《伤寒论》一些经典的药方。张仲景的伟大,是把整个中医系统化,使大多数疾病诊治简化了。他把概括不进去的,就叫做“杂病”,虽然“伤寒”和“杂病”两者没有办法用统一的理论进一步统起来。但他解决了起码70%-80%的人的常见病。医学院里面还有一个伤寒论教研室,专门研究这方面。包括从古代到现在,包括清朝乾隆,中医都是以伤寒作为纲来谈中医,来谈中医的理论,来谈中医的治疗。所以张仲景在中医理论的系统化,对中医诊治的简化和效率提高,是做出了非常重大的贡献。
        但是,张仲景和《黄帝内经》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他们还是停留在从现象到现象,还只是停留在生命的现象上面,只是总结归纳生命现象,他没有从这个现象出发,进一步把人的生命现象与生命内在的运动及内部的运动规律连起来。还是只从现象到现象,不过他们归纳的原则不一样,《黄帝内经》从“二元”的哲学来归纳,张仲景是从疾病的发展规律和过程来归纳,归纳的思维方法、归纳的规则不一样。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还停留在从现象到现象,从人得病的过程中,从得病的现象到现象来研究的。没有进一步深化到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因此,在这一个阶段,中医对病的认识仍停在“症”上,不过已经从“单症”上升到“群症”。
        后来到了金元时期,人们就开始考虑这些现象与人的生命内部运动之间联系,寻求产生这些现象的内部的原因,金元时期是中医理念发展的重要阶段,是中医理念思想最开放的阶段,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寻求这些现象产生原因,于是出现各种派别,如李东垣认为,人为什么得病,是肠胃不好。而张景岳认为是肾不好,刘完素认为是“火多”,朱丹溪认为是“阴虚”,还有人说得病是因为“痰”,有一些人说是“血瘀”,有一些说是人体水多了,水泛滥了,就“湿”了。
        从金元时期开始,中医的治疗理念对“病”的认识,不光把生命异常现象叫做“病”,或是一类现象叫做“病”。人们考虑到,这些症状都是一种病的现象,并不是病根,真正的病是产生这些现象的原因,是里面内脏和气血运行的状态,包括痰、瘀、湿,实际上都是气血运行的状态,还包括五脏六腑的运行状态。五脏六腑,李东垣研究了的脾胃,张景岳研究的肾,后来大家发现了人的脏腑之间,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关联的,最后又出现了五行。
        五行,我的理解是,当时学习中医的人,不懂什么叫做肝,什么就叫做胃,不懂内脏之间的关系,于是就以五行做比喻来解释。比如,什么叫做肝,肝就是木,脾就是土,木长在土里,肝和脾就是这样的关系。实际上就是通过五行,通过自然界的这些物质相关联来描述内脏之间的关系。五行,实际上就是利用自然界所存在的木、水、火、金、土这些物质之间的相互关系来描述人的内脏关系。
        随着中医临床实践的发展,人们开始发现了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有些异常现象叫病,但有一些异常现象并不是病。比如拉肚子,有很多人认为是病,实际上拉肚子还可能是排毒、泻水、所以实际上你光把异常现象就叫做病,这是主观的,包括张仲景、《黄帝内经》、单症单治,这是认识上的片面性,认为出现异常就叫做“病”。实际上有很多情况,出现异常现象不一定是病。为什么咳嗽?咳嗽在一种程度是一种保护,因为痰很多,不咳出来怎么办?把人都憋死了。所以我从来治咳嗽,不治咳,关键是把痰治掉。

        实际上,人们发现在生命过程中出现某一些异常,这个异常并不一定是病,并不一定是坏事,它可能使自己生命运动的一种自我调节。像我治肝癌,很多癌症,吃我的药就拉肚子,但吃饭好、睡觉好、精神好,但就是拉肚子,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这种拉肚子是在排毒,我说这是好事情,等毒排完了,自己会好的。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比如便秘。有一些人说便秘是坏习惯,上火了。但便秘也有另外一种原因,比如老人肠子蠕动功能慢了,大便推不出去。所以实际上,因为便秘,但原因不同,实际就是病不同。大家知道,在进一步研究治疗过程中就发现,如果你光看异常,光看症状,是没有办法判断这是真病还是假病,是人的生命异常还是人的生命自我调节,必须把不正常现象和人体整个状态现象综合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的判断,究竟是正常还是不正常。这就是中医诊病治病上到第三个阶段,叫做“辨证论治”阶段。
        这个时候对病的解释就不能光看不正常,要把正常和不正常信息综合起来,变成某一种人的生命状态,这种状态才叫做“病”。在这种状态中,人们把“症”改成“证”,是包括了正常现象和不正常现象的诊病依据,综合起来从总体来考虑确定人的病情,这就是辨证论治,这就是中医医理发展的第三个阶段的医论。
        现在中医医理最高水平就是辨证论治。但我学了中医之后,发现辨证论治是很难掌握的,我学辨证论治时感觉很头痛。同样一个病人,不同的中医师来看,他们的诊断的结果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因为每一个医生诊断的时候他所取的证的种类和数量都不一样的。
        究竟什么叫做“证”?究竟要取多少“证”,才把这个人的病搞清楚,这是一笔糊涂帐。所以中医在辨证论治这个过程中间他没有一个固定统一的标准,所以还不如《伤寒论》,《伤寒论》症状对了,病的模块就定了,随之治疗方法就出来了。《伤寒论》是规定死的,没有分析的,但诊病的依据是确定的,但是到了辨证论治阶段,究竟你要选择哪些证状, 把它组合起来形成病人的“病”,这个不清楚,难掌握。
        所以完全是要凭每个人的经验,所以为什么说不同中医对同一个病人有不同的诊断结果,就这个道理。如果年纪大一点,经验多一点,证状出得专一点,把握得准一点。年轻的,经验少点,有可能就是错的。所以这种现象是经常出现的,并且经常打架,请了几个老中医看一个病人,每一个人看法都不一样,就是这样的状态。
        辨证论治它的进步性在于不是单纯地看人的生命的不正常现象,而且还要看人的生命的正常现象,只有把两者综合起来,才能认识人的整个生命状态的这种做法,中医叫做整体观,就是从整体来看,从正常不不正常两方面来看这个病,这样以来,中医对病的认识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但是以前的中医整体观就是整体到这种程度,这么一个诊断的过程。
        我研究学习这个东西,我就觉得很难办,很难去确定,所以我就去研究究竟这个证是什么东西,能不能把疾病诊断在辨证论治时,把证的内容具体化,并且能够把它归一化,这样中医看病就需要有一个归一统一的规范化的看病规则,所以对人的疾病诊断能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这就是我提出的辨人论治。可能你们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是怎么看病的
        我今天讲了前面三个中医医论,后面还有两个,就是辨人论治和众人通治,这都是我自己研究的,仅供参考,供你们去考虑,因为我作为一个实验科学的工作者,我讲这些东西一定要经过验证的,就是希望大家能够辨人论治,希望能够对整个人的生命状态进行辨识,实际上在辨证论治,就是在辨人的生命状态,但生命状态没有归一化,究竟什么是人的生命状态,对生命状态有没有一个统一的规范指标,所以大家用的都不一样,我希望把辨证论治的证变成一个人的整个生命状态,一个完整的人的生命状态来考虑。这就是我自己采用的是辨人论治的道理。
        众人通治,可能你们更觉得是玄乎了。我是一名化学家,我在研究中医的时候,一般中医只是研究人的个性,辨证论治、辨人论治,都是在辨单个人的生命状态,我在研究人的生命运动时,除了研究生命运动个性以外,我还研究人的生命运动共性。希望你们认真去研究人的生命运动共性,这个对中医的发展是非常关键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你们从那种单纯研究个性,可以研究人的生命共性,掌握人的生命共性,对你们的医疗技术和医学理念会有很大帮助。
        所以,下面我开始讲第二个问题,我是怎么看病的,我是如何辨人论治的,辨人论治的效果怎么样。我本来是最怕讲效果的人,我是只希望把我的理念告诉大家,实际上这个理念比具体的方法好得多,你们往往很重视具体药方,因为中医有两派,一派就是吹牛派,把大家搞糊涂了,他水平就高啦,但这个东西干什么用,搞不清楚。
        我曾经跟一位高级中医专家打了电话,跟他请教、讨论中医理论。我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是一个权威的中医学家,我给他打电话,他一接电话,我说我是谁,他说你的方法论和认识论,把西医讲得那么不好,把中医讲得那么好,这公平、公正、合理吗?
        后来我就跟他说,我说老师啊,我是搞学问的,我是搞科学的,科学只管正确和错误,科学没有什么公平、公正、合理,比如南极人跟赤道的人说,你那个地方为什么那么热,我这里为什么这么冷,这公平、公正、合理吗?他再也不说了。他说,我只知道中医有完整的理论体系,整体观啊、运动观啊、平衡观啊,天人合一观,你的认识论中这些都不讲,这些算不算中医的认识论。
        另外在我的书里,我说中医是科学,是实验科学,不是文化。他说中医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中医是整个自然科学的精华,中医是整个社会科学的精华,中医是整个人的生命科学精华,我就问他,我说老师,我学中医最头疼就是中医的理论,现在请教一下,什么是整体啊,你能不能在电话里告诉我,什么是整体?
        我说我是学中医的,我是为了解决我的实际问题的,我不吹牛的,你先告诉什么叫做整体,有一些说整体是宇宙,整体是太阳系,整体是地球,我说请教一下,什么叫做整体,你能不能告诉我。第二,中医运动观,我说老师,中医实际上是研究什么运动的?请你告诉我。第三,你说平衡观,中医是研究什么东西之间平衡的,运动是各种力量的平衡,中医是什么力量和什么力量之间的平衡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说天人合一,我说老师啊,请教一下什么叫天?什么叫人?这两个东西怎么合一,你能不能告诉我啊?他没有办法回答。
        我说我学习、研究中医,就希望把中医空洞理论给它具体化,来指导自己的行动。中医是研究什么运动?中医是研究人的生命运动的。什么叫整体观?中医是从整体上研究人的生命运动的,什么叫做平衡观?中医就是研究人的生命运动之间各种因素的相互平衡。什么叫做天人合一,就是人的生命跟周围环境的关系,我说我对中医这些理论加以具体解释,错了吗?
        关于你说的中医是四个“精华”嘛,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是整个自然科学的精华,我说老师,传统文化精华,我不懂的。是整个自然科学的精华,我搞了一辈子自然科学,到现在为止我还真不知道整个自然科学精华的是什么东西,你能不能告诉我。整个社会科学的精华,我在社会里呆了几十年,到现在为止,我真不知道整个社会科学精华是个什么东西,你能不能告诉我。人的整个生命科学的精华,我说我更不懂。我说再请教一下,四个精华加在一起那是个什么东西啊?又变成了什么东西?
        你们不要笑,这些实际上就反映出我们中医界的一种思维,他们拿这些思维不但束缚了自己的思维,而且还压制了不同的看法。我还好一点,因为我做什么事情我不在体制里面做,我都是跑在体制外面做。比如说,我搞分析化学,我就跑到分析计算机来做,我在电力系统外面搞电力系统的故障诊断。我学中医,我不到医院当医生。你管不着我,体制管不了我,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但这里反映出当前中医界的这种权威、思维方法对下面新的思维压制,我跟这位权威年龄相同的,他都对我这么凶,如果你们要提出不同意见,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情况,如果你们是医生,说不定你们饭都没得吃的。
        对这些问题,就是你们一定要从医学理念去分析。医者意也,一定要重视医学的意念、理念,不是那个具体的方法。我们很多朋友学中医很看重一个药方,我说不是那样的。我说你们一定要懂得医学的意念。医生是用自己的意念去看病的,用自己的理念去看病的,你理念正确了,对病认识正确了,你就对。你理念错了,就会害死人,所以,我为了辨人论治,去辨认人的生命,我就研究了生命科学,研究了细胞学,然后研究了中医,中医就是研究人的生命科学,把这四门科学综合起来,我对人的生命提出了一个模型,就是你看到这个模型。
        我把整个人的生命运动放到一个框式模型里面,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能够看清楚什么是人的生命运动。人的生命运动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内部运动,一部分是外部表现。
        外部表现就是三个方面,一是人体结构,它是人的生命运动的一种表现,年轻人、小孩子生命状态会变化,男的和女的生命状态会变化,人体结构会变化,因此它是人的生命运动的一种表现;二是思想,人想的东西;三是行动,你想什么东西,你怎么动,这是生命的表现,这是外部表现。
        内部运动分两个方面:一是生理运动;二是心理运动。生理运动和心理运动是密切相关的,在中医里面很重视心理,心理不好的,吃饭不好了,干活也不好,这是跟人的生理运动相关的。生理运动实际上从中医来看,就是四个,一个是气血运动,气血是干什么?气血就是给细胞提供生存环境,要给它送去营养,拉走排泄物,人的气血就干这个活。第二,是细胞的生命运动。上次我在和顺堂讲完课之后,一个学中医的权威就说,瞎讲,中医哪里有细胞?他说我讲细胞,就不是讲中医。但是我告诉他,中医描述细胞生命运动有很多,叫做元气、生命力,都是讲细胞生命状态。现代生命科学告诉大家,多细胞的生命体,所有的生命活动都是建立在细胞的生命活动基础上,我在这里讲话,都是细胞干的,细胞不干了,我什么都不能动的。
        所以有一句话,人类的一切生命活动,都可以到细胞的活动里面去找。人的所有的生命活动是建立在细胞的生命基础上,所以一定要细胞活得快活,你的腿为什么不动,腿没劲,是细胞不愿意给你干活,它没得吃,拉的屎也未拉走,生存环境恶化了,细胞不愿干活了,所以人的生命运动有一个基础,就是细胞活得快活,你们要高度关心你的身体细胞的生命状态。(未完,明天精彩继续)


延伸阅读


李宁先:西医穿科学的外衣,包藏不科学的内核!中医穿不科学的外衣,却包含着科学的内核!



▲李宁先 化学家、计算机专家、中医学者。196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曾在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武汉大学化学系和应用技术研究所、深圳市爱华计算机系统工程研究所工作。







    首先声明,我不是一个医生,我是一个排队等死的老人,在排队过程中,利用空闲时间,自学一些中医知识,使自己健康。

    关于中西医学科学性的问题,从理论上来说,是当代中国医学界面临的一个重大理论课题,也是当前中国医疗行业发展面临的重大决策问题。从实际来说,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自己得了病后,特别是得了重病,究竟应找谁看病的问题,这是当代每一个中国人都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在我未学中医前,我是搞化学和计算机信息处理科学研究工作的,因此对西医那一套看病治病理念和方法是比较熟悉的。西医那一套用化验去诊断疾病的方法,就是我们分析化学搞的,我们分析化学有一个分支叫“临床分析”,就是专门研究这个的。

    在自学中医后,在治好自己和夫人的重病后,在治好一些被西医宣判为不治之症的朋友们的重病后,在我的头脑中产生一个问题,为什么被人们称为科学的西医治不好的病,能够被人们称为不科学的中医治好?科学怎么了?于是我带着这个问题,开始系统学习和研究中医,并将它与西医学进行比较,经过十年的研究,终于得到一些认识,我将这些认识汇集成两本书,一本是2011年出版的《中西医学方法论》;一本是2014年出版的《中西医学认识论》。这两本书是围绕一个中心中医的科学性来写的。




第一个问题 中西医学科学性问题



为什么被人们公认科学的西医治不好的病,结果能被不科学的中医治好,科学怎么了?十几年来,我带着这个问题,系统地调查研究了中西医学的看病、治病、防病的基本过程,并将它们进行了比较,终于得到了一个初步认识和结果。原来,西医学穿了一件科学的外衣,里面却包藏着一个不科学的内核,中医学穿了一件不科学的外衣,里面却包含着一个科学的内核。人们看问题往往只看外表,然而,治病效果是靠内核,两者都犯了一个同样毛病,里外分离,表里不一致,这样一来,造成了当今中国医学界的医学理念十分混乱,各种疾病横行,人们得病后,不知道找谁看病为好。

我们在这里说的内核问题就是指人类医学的内核,即对人的健康和疾病的认识,以及在临床实践中,所持有的看病、治病和防病的基本理念。


 那么,你们要问我,中西医学的内核究竟有什么不同呢?我发现主要有两大不同点:


    第一、西医学内核是以人体结构为中心,认为人体结构决定生命,生命只是人体一种属性或物性;中医学的内核是以人的生命运动为中心,认为生命决定结构,结构只是生命运动一种表现。

    第二、西医学对人体结构研究,采用分解和分析方法,从不同结构层次(如电子、原子、基因、分子、细胞、细胞组织、器官、器官系统)分别由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各自独立研究,最后将他们各自研究结果机械汇合一起,变成整个人体结构,并且认为人的生命运动主要由原子、基因和分子结构所决定。因此他们认为只有基因生物学、分子生物学才是人的生命科学,当今发展的主攻方向。

    中医学对人的生命运动的研究,采用整体综合的研究方法,因为人的生命运动是一个复杂体系,根本不能采用分析方法去研究。这就是中西医学之间根本区别,就是对人的健康和疾病的认识是完全不同,另外采用研究方法也完全不一样,由于这两点决定了中西医学科学性的根本区别。



下面我们将进一步探讨中西医学的这两个根本不同之处

一、 西医学的内核是以人体结构为中心,中医学的内核是以人的生命运动为中心


(一)西医学内核,西医学以人体结构为中心,并认为人的生命运动是由人体结构状态所决定,是人体结构的一种属性。因此西医学认为:

1、什么是人体健康?就是他的身体结构的健康。什么是人体结构健康?就是与大多数人体结构相同,就是人的健康。

2、什么是人的疾病?就是病人的身体结构与大多数人的身体结构不相同,出现了异常。

3、什么是人体结构呢?人体结构是由电子、原子、基因、分子、细胞、细胞组织、器官、器官系统等八个不同层次组成,因此,什么是人的健康呢?就是每个人的身体结构在八个结构层次上都要与大多数人相同,如果在这八个结构层次上有任何一点与大多数人不一致,那就是人得病了。

4、如何去比较人体结构的相同和不同呢?只有采用单一的、某种能反映人体结构不同层次变化的参数来描述人体结构,而人体结构不同层次结构,分别由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进行研究,因此,西医学所采用各层次人体结构描述指标参数和测量方法,都是分别用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提出来,其标准值也是他们在研究人体科学所提出的,都是他们用数理统计方法得到的,即为了求得某一结构指标参数的人体的标准值,就想办法测量一批人的某种人体结构参数,然后取其算数平均值,加上一定试验误差范围,便成了全人类的一个共同的某种结构参数的标准值。

5、西医学如何诊治疾病呢?就是利用物理、化学、生物学家们所提供的人体各种结构参数测量的仪器和方法,去找病人身上的各种结构参数的毛病,即是否超出了正常值范围,如果超出了就认为得了“高某某病”或“低某某病”。所以我们可以说,西医院没有医生,它只是一个医疗超市,分别由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在设摊摆点,并由物理学家、化学家、生物学家分别用各自仪器和方法给病人诊病,即寻找人体各个层次结构参数的异常。

病人得病进西医院,动用所有仪器和方法,去找病人身上结构参数异常,如果找到一种便认为找到一种病,找到几种异常,就诊断病人得几种病,找不到什么结构指标异常就认为“无法确诊”或“什么综合征”或“亚健康”。

显然,西医诊断学有三个特点,一是只找人体结构毛病,二是只用科学仪器诊病,三是只用人体单一结构参数的数理统计值诊断。一句话,用仪器找病人人体结构参数毛病。

6、西医学治疗学,就是单参数结构修补法,即对某一种结构参数的异常采用修补方法治病,什么少了,从外加进去,什么多了,减少进入,加大排出,什么组织坏了,切掉或补一块,什么器官坏了,能修就修,切一块补一块,不能修补就换一个同样的器官或换一个假的仪器,如果什么病毒、细菌,寄生虫进来体内,就将它们杀死、毒死。

7、西医学怎么防病,因为它不知道结构变化原因,也不去研究变化原因或认为由于外生物侵入,因此防病方法如下:

(1)勤体检,早发现身体结构异常;

(2)把病人周围各种传染病毒和细菌寄生虫从环境中杀死;

(3)打疫苗预防。


(二)、中医学以人的生命为中心,认为人体结构是由人的生命运动状态所决定,人体结构只是人的生命运动某种状态的表现,可以通过调节人的生命状态来改变人体结构,因此中医学认为:

1、什么是人的健康?是指人的生命运动的健康,什么是人的生命健康呢?就是他的生命运动状态处于正常的人的生命运动状态,主要特征是:

1)他的心理状态与生理状态,互相协调平衡;

2)他的生理状态内部 ①气血充盈通畅;②五脏六腑功能正常,互相协调平衡;③体内各处细胞生存工作环境良好,气血、器官、细胞三者之间协调平衡。

3)他的生命运动与环境之间在精神心理、物质和能量三个方面的交流保持平衡。

2、什么是人的疾病?就是他的生命状态脱离了正常生命状态,通常会出现三个层次的疾病:

 ①气血运行不畅;

 ②器官功能下降和相互不协调;

 ③细胞生死平衡打破,出现人体组织结构变化。

 三者密切相关,互相转化,可是西医只承认第三条。

3、中医如何描述人的生命状态,就是采用人的生命特征指标,如吃饭、睡觉、走路、说话……

4、中医诊断学,通过“望、闻、问、切”(现代化科学仪器只是“望、闻、问、切”的一种人的器官的延伸),广泛收集病人外部生命运动信息,如吃饭、睡觉、走路、说话、脉象、气色……等,经过信息处理,将他们转化为病人的气血、五脏六腑、细胞生命状态、心理状态以及与环境的物质、能量、精神交换情况等,人的内部生命运动内在的生命状态信息,再将病人生命状态信息与正常人生命运动状态进行比较,找出差别,作为病人诊断结果,也作为进一步治疗的依据和目标。

5、中医治疗学,根据诊断的结果,通过各种生命动调节方法和手段,对病人的生命运动状态进行综合全面调节,使病人整个生命状态恢复到正常人的生命状态。

因此中医治疗学的核心有二点:第一、以调节病人生命运动为手段;第二、全面综合调理,防止以偏纠偏,主要表现为复方的形式,复方的目的,一是对病人生命整体综合调理;二是利用药物(穴位)之间相辅使用,增强疗效;三是利用药物(穴位)之间相克作用,减少药物付作用,实现双向调理,防止以偏纠偏过度调节;四是通过改变药物组成数量可以改变药物的药性和药效,变成新药。

因此中医治疗有两大特点:①没有什么人的病不能治,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因为任何病都是一种生命状态,都可通过调节来改变;②任何人疾病都有药物可治,不会存在有病没有药可治的情况,因为可以根据生命状态设计不同药性的复方药物进行治疗。

6、中医防病学的主要目的是如何维持人的生命状态始终处于正常人的生命状态,根据中医学对人的生命运动几千年的探索和研究,要维持人的生命运动始终维持正常状态,关键就是如何维持人的心理和生理之间始终处于平衡状态,防止过“欲”心态,对生理运动正常状态的影响,始终保持人的生命运动与环境之间精神、物质、能量的平衡。

显然中医防病学实际上是对人的生命运动整体和共同规律研究,即人的生命共性研究。中医治病学重点是研究每一个病人生命状态个性的研究,防病学重点研究是对整个人类生命运动的共性和一般性研究。我治病时,针对病人个性专门开方治疗,防病时是根据人的生命共性设计药酒,让人们经常喝,可以防病,保大家健康。

中医防病学,要在近百年时间内,让一个人不得病或不得大病,这实际上是一个对人的生命运动的管理问题,因此医学我们可以称为人的生命管理学,中医学管理人的生命过程主要采用的指标是吃好、睡好、走好,管理措施就是三条:①、维持良好心态,关键是控“欲”,即权、钱、名、色各种欲望,做到心静而知足常乐; ②、按人的生命规律正常生活,防止过劳或过逸,特别是防止过度疲劳,使能量平衡维持不变 ③、管住嘴,合理饮食,防止膏粱味厚,油水过多和偏食。


(三)产生中西医学内核差别的主要原因。我们把如何看待人的健康,人的疾病,如何描述人的健康和疾病,如何诊断人的疾病,如何治疗人的疾病,如何预防人的疾病通称为人类医学的内核。从上述可知,中西医学的内核是完全不同的,它们为什么会不同,主要是来源的不同。

中医学来自几千年的中医临床实践,而西医学主要来自近现代科学对人体科学的研究,而近现代科学对生命体和人体的研究是犯了以下几个大的错误:

1)他们把非生命体的研究认识和结果,主观地全面地推广到生命体来,在研究非生命物体时,发现非生命物体的物性是由它的内部结构状态所决定,而且主要是由它内部原子、分子结构状态所决定,一个具有某种特殊性能的未知非生命物体,可以通过分析它内部的原子、分子结构,知道它的物性,并可以完全重复制造出来,因此近现代科学家认为,物体的“物性”是它内部结构状态所决定,即结构决定物性,因此他们研究非生命体总是以结构为中心,他们认为只要把某个物体结构弄清楚了,物体的物性就可以知道。近现代科学家把这种认识完完全全推广到生命体和人体的研究中去,认为人体的生命运动也只是人体的一种“物性”,要认识和了解人的生命运动,只要把人体结构弄清楚就可以了。所以目前许多大学研究生命体学科称“生物学系”,其单位只叫“生物系”,不叫“生命系”和“生命学”的原因。

2)人的生命运动由人体结构决定,而且由人体各种不同层次结构所决定,其中主要由原子、基因和分子所决定,而不是像系统论,对复杂系统研究结论那样认为,主要由其分系统所决定,因此现代科学把生物学和生命科学的前沿和方向,不是定在研究生命运动规律,而是研究“分子生物学”、“基因生物学”。对于医学来说,就是千方百计从人体的原子、基因和分子结构去认识和解释人的各种生命现象,这就是西医的主导思想。

3)由于近现代科学只研究人体结构,不研究人的生命运动,只把人的生命运动看成人体的一种属性,因此现代科学从来不把生命运动看成一种完全不同于物理、化学运动的一种独立的物质运动,而是把生命运动看成是一种各种物理运动和化学运动的混合运动,因此有些现代科学家研究人的生命运动时,也只是孤立地单独研究生命运动中的某种物理或化学现象,他们完全从化学或物理学科专业隧道的眼光去看待和认识人的生命运动。其实在人的生命运动中所出现的物理和化学现象它们已不是单独物理和化学运动,而是一种在生命运动控制下所出现一种极为复杂的生命现象。

一些现代科学家对人的生命运动极不尊重,肆意、横加干涉和破坏,将会毁灭地球生态系统,最终毁灭人类自己。地球气候变化,生态环境恶化,生态系统被破坏,物种消失、空气、水质、土壤污染,农药化肥滥用,生长激素广泛使用,基因随意改变,人为地、任意干扰、破坏和改变各种物种生命运动内在规律……等,把生命世界搞得一塌糊涂。而且开始都是打着“科学”招牌,过了多少年,又发现后果严重,再用“科学”去改正,人类什么时候能改正这种先破坏后又改正的错误呢?其根本原因是对生命运动的错误认识。(小编按:说的太好了)


(四)、中西医学两种不同内核理念,究竟谁是谁非,中西医学理念根本差别:一个是以人体结构为中心,认为结构决定生命运动,一个是以人的生命运动为中心,认为人的生命运动决定人体结构。究竟谁对呢?科学实践证明,中医是对的。

 ①、人体是由细胞组成,不是原子、分子直接构成人体,而细胞是一个生命体,它的生命活动完全受人的生命运动的严格控制。

 ②、生命体的出现是由生命运动产生,对人类来说,卵子、精子、受精卵、胚胎,都是生命运动产物,而人的生命体的发展和变化,如婴儿、幼儿、少年、青年、中年、壮年、老年,所产生结构的所有变化都是人的生命运动的结果,离开了生命,人体会立即分解消失。

 人体结构随着生命运动变化可以改变,“用则进,不用则退”,这是人体结构随着生命运动改变的规律。

 ④、中医学几千年治疗实践证明,人类一切结构疾病,除了骨折错位需要先复位固定外,都可以通过调节生命状态治愈,包括各种结构变化疾病,如痛疽,癥瘕、瘰瘿,包括现代癌症……等。

 ⑤、癌症实践证明中医是正确的。西医认为,癌症是最严重的人体结构变化病,不修补必死,癌细胞的出现是病根,必须用刀切除掉、用化学药物毒死、用高能射线杀死,因为癌细胞是敌人。

中医认为癌症是一种人的生命状态的表现,癌细胞不是病根、敌人,而是你对不起的臣民,就像人类社会出现土匪一样,老百姓为什么会当土匪呢?是民不聊生了。人体出现癌细胞就像社会出现土匪,是人体细胞生存环境严重变化的结果,气血运行不畅,营养运不来,供应不足,细胞生命的排泄物没有及时运走,哪个人体局部这种情况最严重,那里就会最先出现,显然癌症的出现完全是由人的生命运动状态所决定的。因此,只要改变病人的生命状态,改善体内细胞生存环境,癌症这个百病之王是完全可以治好的。我十几年专门研究癌症的治疗,实践证明了这种理念是正确的:

1、 治好过从头到下身二十多种癌症;

2、 治好过一身多种癌症,治好过多处转移的癌症;

3、一个家庭多人得癌症死了,其中一个人也得了癌症,都说这是遗传,没法治,但是我治好了。这说明癌症不是遗传,只是一种人生命运动状态,只要改变产生癌症的人的生命运动,癌症是完全可以治好的。另外,“重生手记”作者,是通过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把自己的癌症治好的,特写此书。

显然人的生命运动决定人体结构,人体结构疾病完全可以通过调节生命运行状态治愈,癌症是百病之王,癌症都可治好,那么其他结构病则不在话下,所以从理论上来说中医没有治不了的病,说明中医的人的生命运动状态决定人体结构是对的,中医是科学的,西医是错误的。

 所以,我把中西医学的科学性归纳为:西医穿了一件科学外衣,包藏着一个不科学的内核;中医穿了一件不科学的外衣,包藏着一个科学的内核。

人们看问题,大多数人只看外衣,但治病得靠内核,即靠科学。西医科学的外衣,是仪器检测人体结构,这是科学的,但是将这些检测结构参数,做为描述人的生命运动,并把它们做为决定人的生命得病的原因,当做治病的依据和对象是错误的,因为它们只是人的生命运动的不正常的一种表现,而不是产生疾病原因。如高血压、糖尿病都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和调节措施,不是病源。病源是什么呢?是引起运动结构变化的人的生命状态,只有改变引起人体结构变化的生命状态,才会彻底治好一切人体结构变化疾病。

所谓中医的不科学外衣,主要表现三点:

1、抽象化、哲学化的空散化的概念化,所谓理论体系,它是由阴阳、五行、整体、运动、平衡、天人合一……等一大堆概念所组成的所谓的中医理论体系,由于这些哲学化、抽象化的概念,让人感到深奥莫测,是是而非,任人解释,千年不变,放之四海皆准的理论,实在难以应用于临床实践,造成中医学中“体”和“用”的长期分离,被人民误认为中医是一种文化,而不是一种科学。

2、崇尚空谈阔论,以阔谈为荣,轻视实践的学风,以空谈阔论显示知识水平高低。

3、崇尚古训,以古训为准,说事必引古训和经典的医八股文风,抽象化,难以确实理解的。所谓理论体系,崇尚高谈调论、以阔论为荣,轻视实践的学风,崇尚古训,以古训为准,说事必引古训和经典的医八股之风,给中医学是构成了一件厚厚的文化外衣,其实它们是与中医学的临床实践的发展相脱离。实际上,中医学发展到今天,完全是以另一种方式发展而成,即以秘方和医案的形式,经过历代皇帝组织当时中医学者和上百代中医学者不断收集、整理,最终以药方汇集形式传承下来,形成了由三大知识工程体系所组成中医学的实验科学知识体系,形成了中医的科学的内核。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