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萧山一务工者质疑在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的诊疗遭遇:“小病大治”花了8000多元?

宝宝委屈2018-08-11 15:40:52

 记者孟万成 见习记者张浩呈报道 怀疑慢性前列腺炎影响生育的高亮(化名),在网上看了广告之后走进了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结果花了8000多元之后,病情仍不见好转的他才“感觉有点不对劲”。后来,他找到浙江萧山医院男科专家,对方却告诉他,慢性前列腺炎一般无需治疗。此后,高亮多次找到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想要退回医药费,却屡次碰壁。

  为生二孩去医院看病

  高亮来自湖北孝感,在杭州萧山务工多年。已经生了一个男孩的夫妻二人想再生个二孩,“我妻子一直想再生个女儿”。为了满足妻子的愿望,高亮和妻子开始精心备孕,然而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孩子却一直没有怀上。这让高亮心里一直犯嘀咕:“会不会是自己身体出了问题?”这时,高亮想起自己之前在医院做过的一次检查,“在浙江萧山医院检查时,医生告诉我患有慢性前列腺炎。”高亮说,当时医生告诉他,慢性前列腺炎一般无需治疗,他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不过一直怀不上孩子的事,却让他开始心生疑虑并且犯了愁,“不治吧,怕真影响生育;治,去哪里治呢?”

  就在他犯愁时,网络上一则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的广告,似乎让他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在和医院客服人员添加联系方式之后,客服人员早中晚一天三次给高亮来电话,催促他来医院看病。高亮经不住客服人员的劝说,最终在今年的11月4日来到了位于杭州市体育场路上的阿波罗男子医院就诊。

  “先进”的治疗方法却未见效

  在经过一系列检查后,高亮被告知患有慢性前列腺炎,“前列腺炎会影响精子的质量和存活的数量,如果耽误了治疗,将来想要孩子就有一定难度了,严重的话,甚至会演变成癌症。”高亮说接诊他的姚医生这样告诉他。医生的话,正好击中了高亮的痛处,他很快接受了医院的治疗方案。

  按照医生的安排,高亮接受了“KF性功能康复治疗”“前列腺特殊治疗(聚能源)”的理疗项目。医生告诉高亮说,这是引进台湾最“先进”的理疗方式,一次理疗两个项目要花费2600多元。然而昂贵的理疗方案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高亮说,在第二次理疗结束后,他皮肤出现过敏现象,下体布满疱疹,并且出现滴白。为此,高亮找到医院,但接诊的姚医生告诉他,他的前列腺有毒,这是在排毒。

  医生的话没有让高亮打消疑虑,他找到医院要求退款。医院没有同意,并告诉他,只要完成一到三个月的全部疗程,保证治好。医院还给高亮打出5折的优惠。大力度的优惠加上医院“包治好”的承诺,高亮继续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理疗项目。一个月5次理疗项目结束后,高亮觉得没有取得预期效果,但此时已经花费了8000多元治疗费。

  结束治疗后,高亮又去了一次浙江萧山医院,医院专家依然告诉他,他的慢性前列腺炎无需治疗。记者了解到,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制定的《中国前列腺炎诊断治疗指南》中明确提出“部分前列腺炎可能伴有性欲减退等症状,但没有证据表明前列腺炎直接造成性功能障碍”。

  医生不承认治疗有问题

  听了浙江萧山医院专家的话,加上自身的遭遇,高亮觉得被阿波罗男子医院“忽悠”了,无需治疗的病愣是花了8000多元钱。为此,他再次找到该医院要求退费,但依旧遭到拒绝。

  12月4日,记者以工会“娘家人”的身份陪同高亮来到阿波罗男子医院“讨说法”,见到了负责高亮理疗项目的姚医生。姚医生说,他是对症下药的,而且治疗需要时间,也不能保证痊愈,自己是尽力而为。在当前服药治疗期间,显然不可能怀孕,这是治愈之后的事。对于高亮的指责,姚医生予以否认,并让高亮到院领导处去反映。

  卫生部门:是否过度医疗难以确定

  医院不肯退费,那么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又有什么说法?12月4日下午,记者和高亮一起来到杭州市下城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该局医政科徐科长接受了采访。在了解到高亮的遭遇后,徐科长表示,类似高亮遭遇的医疗投诉特别多,光当天上午就已接到两起。由于目前医疗市场价格已放开,一些民营医院也确实存在小病大治、过度治疗的问题。但类似问题难点在于很难界定,至于高亮治疗是否涉嫌过度医疗同样难以确定。

  徐科长认为,高亮可以走法律途径维权,向法院起诉,追讨经济损失。也可以由医患双方认可,委托第三方作医疗鉴定,然后根据鉴定结论,进行责任认定,这样患者负担可减轻点。鉴于高亮的民工身份,经济困难,徐科长表示“我们也会联系医院,在诉诸法律之前,看能不能让双方协商解决。”

  记者了解到,截至发稿前,经过双方协商,杭州阿波罗男子医院最终同意退还高亮5000元的治疗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