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陈余粮孕育系列|男子少精

容德中医2019-10-08 15:03:35

男性学源于希腊文“雄性”一词 ,在中国最早见于宋代《男科全编》。中国有一个传统的认为,只要有夫妻结婚以后没有孩子,历来很少去注意男科的问题,这与我们的封建文化有关,所以过去对男科的认识有一定的局限。

不育症在孕育医学里比较常见,根据WHO估计,在育龄期约有8%的夫妇受不育的困扰 。据此推算全世界目前约有不育症患者大约5000万~8000万人。

幸福美满的婚姻,其实有很多是受不孕不育的影响。不育症在现在西医领域治疗效果不是很理想,治疗周期比较长。而这恰恰是中医比较擅长的,从我个人的经验来看,大部分的男性的弱精症,或是不液化,或者是畸形,用中医的治疗方法远超过现在西医

世界卫生组织定义,所谓不育,是指经过至少12个月没有避孕的性生活而没使配偶怀孕。不育,可以在婚前检查或刚结婚就开始检查,早检查早治疗。但很多夫妻的问题不是怀不上,而是:虽然可以怀孕,但是怀孕以后质量不好,出现胎停育,死胎、生化、宫外孕等。此刻他们才想起来去就医。

按现代医学,男性的不育分原发性不育和继发性不育

原发性男性不育是指男性从未使女性受孕。

继发性男性不育是指曾使女性伴侣妊娠,与这个女性是否为他的目前配偶无关,也与最终的妊娠结局无关。继发不育的男性通常未来生育机会较大。

原发性不育,指男性有一些先天的问题。继发性不育,就是指男性曾经有过使女性伴侣怀孕的经历,但婚后没有使配偶怀孕。一般前列腺炎、男性生殖泌尿系感染、精索静脉曲张、附睾炎的,睾丸炎等,都可能导致精子数量减少,甚至弱精症、少精症;或者由于接触有毒的物质,或者是放射线,或者是长期的久坐,长期地使睾丸在这一个湿热的环境当中、还有曾经治疗过某些疾病用的药物,这些因素都具有导致弱精症或者是无精子症的危险。

不孕不育夫妇的1/4是由于男女双方的病因,所以不孕不育检查治疗必须是男女同治同查。在我个人的经验里,凡是前列腺炎、生殖泌尿性炎症这些炎症引起的弱精症,往往是在夫妻间互相的影响,互相传染。由于女性的特殊的生理结构,阴道是一个湿润的环境,其中又有很多的褶皱,特别容易藏污纳垢,从而患上炎症,而由于女方存在炎症,长期的性行为,导致女方炎症传染到男性,从而导致男性的附睾炎、睾丸炎、前列腺炎等等这些问题。因此,在调理孕育方面,一定是男女同调,男女同查。

另外,不育不是单一疾病,例如一些患者阴茎没有进入阴道之前就已经射精了,这种早泄的行为导致这个精液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入阴道环境,精子和卵子根本就没有办法结合,这一类的患者,有一些他不好意思说,这也导致在诊断和治疗方面有一些障碍。所以,不育症不是一个独立的疾病,它和多种其他的疾病理化因素、不良的生活方式,以及他的工作环境,工作性质这些环节都有关系。

除了常见的感染,免疫、精索静脉曲张等原因之外,半数以上不育属于原因不明,所谓原因不明是在西医层面的原因不明。在原因不明的不育的病人中,有相当部分无精子症或者是少精子症,在中医中是能找到原因的,也就是说对于不育症的治疗,我们先分析西医方面的检查,对于能够找到原因的,比如说精索静脉曲张,免疫还是感染等等问题,通过西医找到原因之后,可以通过中医方式进行治疗,效果显著。

中医是如何论述不育症呢?也是要分先天和后天的不同。

在明代万全《广嗣纪要》里讲不育的先天因素,曾经说到“五不男”。

“天” —天宦,泛指先天性男性殖器缺陷,天宦就是先天没有,或者是先天有一些异形之类的。

“犍” —阴茎及睾丸被阉割,我们知道过去的太监都属于是阴茎与睾丸被阉割的。

“漏” —精液不固,常自遗泄者,我们现在就说滑精。

“怯” —阳痿等性功能障碍者。

“变” —男女两性畸形,这个是我们往往很难发现的,比较少但是也是存在的。

先天因素,我们是很难有所作为的。那么后天方面,中医大有用武之地。我们按照传统的辩证论治,一般分如下若干分型。

除了辨证论治之外,我还提倡与现代医学结合,进行辨精论治。也就是除辨证论治外,还可根据精液检查情况“辨精用药”,如精子成活率低、活动力差者加淫羊霍、巴戟天、菟丝子、生黄芪;死精、畸形精子多者加土茯苓、;精液中有脓细胞者加蒲公英、红藤、黄柏;精液不液化加泽泻、丹皮、麦冬、当归、白芍,我个人说有的时候还用滑石和川牛膝。

中医治疗不育的优点非常的多,但有一个常见的误区,就是很多人误以为治疗不育都是补

壮阳可以解决的,结果就越补越坏。我们就看到,其实在清代,《石室秘录》已经把这个问题说的很好了。书里提到寒、虚、火、精少、气、瘀,这6个因素,如果不注意辨别,盲目补肾,在不育里治疗,说明医者还不是特别明白。

明代王肯堂在他的《女科准绳·求子》:“聚精之道,一曰寡欲,二曰节劳,三曰息怒,四曰戒酒,五曰慎味。都是真知灼见。

以下为一则治疗不育症的病例,给大家参考: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