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大正藏《治禅病秘要法》| 治阿练若乱心病

梓州大佛寺2018-11-30 13:09:03

若人静坐一须臾

胜造恒少七宝塔

宝塔毕竟化为坐

一念净心成正觉

大正藏第 15 册 No. 0620

治禅病秘要法

宋居士沮渠京声译


1治阿练若乱心病七十二种法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夏五月十五日。五百 释子比丘。在竹林下。行阿练若法。修心十二。于安那般那。入毗琉璃三昧。时波斯匿王。 有一太子。名毗琉璃。与五百长者子乘大香象。在祇洹边。作那罗戏。复醉诸象。作斗象戏。 有一行莲华黑象。其声可恶。状如霹雳。中间细声如猫子吼。释子比丘。禅难提。优波难提等。心惊毛竖。于风大观。发狂痴想。从禅定起。如醉象奔不可禁制。尊者阿难敕诸比丘。 坚闭房户。我诸释子今者发狂脱能伤坏。诸比丘僧即往舍利弗所白言。大德大德。所知智慧无障。如天帝释第一胜幢。所至无畏。唯愿慈哀。救诸释子狂乱之苦。

尔时舍利弗即从坐起。 牵阿难手往诣佛所。绕佛三匝为佛作礼长跪合掌白佛言。世尊。唯愿天尊慈悲一切为未来世诸阿练若比丘。因五种事发狂者。一者因乱声。二者因恶名。三者因利养。四者因外风。五者因内风。此五种病。当云何治。唯愿天尊。为我解说

尔时世尊。即便微笑。有五色光。 从佛口出。绕佛七匝。还从顶入。告舍利弗。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

若有行者行阿练若。修心十二。于阿那般那。因外恶声。触内心根。四百四脉。持心急故一时动 乱。风力强故最初发狂。心脉动转五风入咽。先作恶口。应当教是行者。服食酥蜜及阿梨勒。 系心一处。先想作一颇梨色镜。自观己身在彼镜中作诸狂事。见此事已。复当更观而作是言。 汝于明镜。自见汝身作狂痴事。父母宗亲皆见汝作不祥之事。我今教汝离狂痴法。汝当忆知先教除声。除声法者。举舌向腭。想二摩尼珠在两耳根中。如意珠端。犹如乳滴。滴滴之中。 流出醍醐。润于耳根。使不受声。设有大声。如膏油润终不动摇。此想成已。次想一九重金刚盖。从如意珠王出。覆行者身。下有金刚华。行者坐上。有金刚山。四面周匝绕彼行者。 其间密致静绝外声。一一山中。有七佛坐。为于行者。说四念处。尔时寂然不闻外声。随于佛教。此名除乱法门。去恶声想。告舍利弗。汝等行者宜当修习。慎莫忘失(是名治乱倒心法) 。

  复次舍利弗。既去外声已。当去内声。内声者。因于外声。动六情根。心脉颠倒。五种 恶风。从心脉入。风动心故。或歌或舞作种种变。汝当教洗心观。洗心观者。先自观心令渐渐明。犹如火珠。四百四脉。如毗琉璃黄金芭蕉。直至心边。火珠出气。不冷不热。不粗不 细。用熏诸脉。一梵王持摩尼镜。照行者胸。尔时行者自观胸如如意珠王。明净可爱火珠 为心。大梵天王掌中。有转轮印。转轮印中有白莲花。白莲华上有天童子。手擎乳湩。从如意珠王出。以灌诸脉。乳渐渐下。至于心端。童子手持二针。一黄金色。二青色。从心两边 安二金花。以针钻之。七钻之后。心还柔软。如前复以乳还洗于心。乳滴流注入大肠中。大 肠满已。入小肠中。小肠满已。流出诸乳。滴滴不绝。入八万户虫口中。诸虫饱满。遍于身内。流注诸骨三百三十六节。皆令周遍。然后想一乳池。有白莲花。在乳池中生。行者坐上。 以乳澡浴。想兜罗绵。如白莲华。绕身七匝。行者处中。梵王自执己身乳。令行者嗽。行者 嗽已。梵王执盖。覆行者上。于梵王盖。普见一切诸胜境界。还得本心。无有错乱。

佛说此语时。五百释子比丘。随顺佛语。一一行之。心即清凉。观色受想行识。无常苦空无我。不 贪世间。达解空法。豁然还得本心。破八十亿烔然之结。成须陀洹。渐渐修学。得阿罗汉。 三明六通。具八解脱。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此名柔软治四大内风法)。

  复次舍利弗。若行者。欲行禅定。宜当善观四大境界。随时增损。春时应入火三昧。以 温身体。火光猛盛。身体蒸热。宜当治之。想诸火光。作如意珠。从毛孔出。焰焰之间。作 金莲华。化佛坐上。说治病法。以三种珠。一者月精摩尼。二者星光摩尼。犹如天星光白身 青。三者水精摩尼。想此三珠。一照头上。一照左肩。一照右肩。见三珠已。想身毛孔出三 珠光。极为清凉。身心柔软。入火三昧。不为所坏(是名治火大三昧法)。

  复次舍利弗。秋时应当入地三昧。入地三昧。见此地相。百千石山铁山铁围山金刚山。 从头至足。三百三十六节。各为百千山。山神岩㟧。尔时应当疾疾治之。治地大法想。此诸 山一一谛观。犹若芭蕉。如是次第。如经十譬。一一谛观。尔时但见十方大地。如白琉璃。 有白宝花。见舍利弗目连迦叶迦旃延。坐白金刚窟。履地如水。为行者说五破五合。说地无 常。行者见已。身心柔软。还得本心(是名治地大法)。

  复次舍利弗。行者入水三昧者。自见己身。如大涌泉。三百三十六节。随水流去。见十 方地。满中青水。或白或赤。宜当急治。治水法者。先当观身作摩尼珠。吉祥之瓶。金花覆 上。使十方水流入瓶中。此吉祥瓶。涌出七花。七茎分明。一一茎间。有七泉水。一一泉中。 有七金花。一一华上。有一佛坐说七觉支(是名治水大法)。

  复次舍利弗。若行者入风三昧。自见己身。作一九头龙。一一龙头。有九百耳无量口。 身毛孔耳及口。如大溪谷。皆出猛风。宜急治之。治之法者。当教行者。自观己身。作金刚 座。从于四面。想四金刚轮。以持此风。金轮复生七金刚华。华上化佛。手捉澡灌。澡灌中。 有一六头龙。动身吸风。今十方风恬静不动。尔时行者。复见七佛。四大声闻。重为解说七 觉支。渐入八圣道分(是名治内风大法也)。

  拥酥观柔软。四大渐入圣分尔焰境界。复次舍利弗。若有行者。四大粗涩。或瞋或喜。 或悲或笑。或复腹行。或放下风。如是诸病。当教急治。治之法者。先观薄皮。从半节起。 见于薄皮。九十九重。犹如泡气。次观厚皮。九十九重。犹如芭蕉。次复观膜。如眼上翳。 九十九重。溃溃欲穿。次复观肉。亦九十九重。如芭蕉叶。中间有虫。细于秋毫。虫各四头 四口。九十九尾。次当观骨。见骨皎白。如白琉璃。九十八重。四百四脉。入其骨间。流注上下。犹如芭蕉。次当观髓。九十八重。如虫网丝。观诸节已。次观头骨。一一发下。有四 百四脉。直入脑中。其余薄皮厚皮。骨与身无异。唯有脑膜十四重。脑为四分。九十八重。 四百四脉。流注入心。大肠。小肠。脾肾。肝肺。心胆。喉咙。肺腴。生熟二藏。八万户虫。 一一谛观。皆使空虚皎然白净。皮皮相裹。中间明净。如白琉璃。如是一一半节谛观。使三 百三十六节皆悉明了。令心停住。复更反覆。一千九百九十九遍。然后当聚气一处。数息令 调想。一梵王手持梵瓶。与诸梵众。至行者前。捉金刚刀。授与行者。既得刀已。自剜头骨。 大如马珂。置左膝上。于梵瓶中。生白莲花。九节九茎九重。有一童子。随梵王后。从初莲 华出。其身白色。如白玉人。手执白瓶。瓶内醍醐。梵王髻上。如意珠中。出众色药。置醍 醐中。童子灌之。从顶而入。入于脑脉。直下流注。至于左脚大拇指半节。半节满已。津润 具足。乃至薄皮。复至一节。如是渐渐。遍满半身。满半身已。复满全身。满全身已。四百四脉。众药流注。观身三百三十六节。皆悉盈满。尔时行者。还取头骨。安置头上。童子复 以青色之药。布其头上。此药滴滴。从毛孔入。恐外风入。梵王复教作雪山酥。皆令鲜白。 醍醐流注。如颇梨壁。持用拥身。七七四十九遍。复更广大作醍醐池。白酥为华。行者坐上 酥盖酥窟。梵王慈药。布散酥间。如是谛观。九百九十九遍。然后复当想第二节。莲华中有 一红色童子。持赤色药。散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赤色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 使心下明。遍体渐渐软。

  第三节中。莲华复敷金色童子。持黄色药。散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黄色药 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青。遍体渐渐增长。复更增长软。第四节毗琉璃童子。持青色 药。右手持之。散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青色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赤。一 一毛孔。各下一针。从于足下。上刺二针。心上作三莲花。三花之中。有三火珠。放赤色光。 光照于心。令心下渐渐暖。然后两掌诸节。各下三针。随脉上下。调和诸气。生四百四脉。 不触大肠。肾脉增长。复以五针。刺左肠脉。如是童子。调和诸针。以不思议熏。不思议修。 挽出诸针。置五爪下。以手摩触。遍行者身。第五节绿色童子。手捉玉瓶。从于粪门灌绿色 药。遍大小肠五藏诸脉。还从粪门流出此水。杂秽诸虫。随水而流。不损醍醐。虫止水尽。 复散绿色干药。从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绿色干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白。 遍体渐增柔软。第六节紫色童子。捉玫瑰珠瓶。盛玫瑰水。遍洗诸脉。令玫瑰水从一切毛孔 出。毛下诸虫。皆从水出。复以一琥珀色干药。散于发间。及遍身体一切毛孔。使琥珀色干 药从薄皮入。乃至于髓。使心下转明。如白雪光。遍体渐增柔软。第七节黄色童子。捉金刚 钻。钻两脚下。钻两掌。钻心两边。然后持如意珠王。摩拭六根诸根。开受最上禅味乐。诸 皮脉间。如涂白膏。一切柔软。第八节金刚色童子。手持二瓶。以金刚色药。灌两耳中。及 一切毛孔。如按摩法。停调诸节。身如钩锁。游诸节间。第九节摩尼珠色童子。从瓶口出。至行者所。内五指。置行者口中。其五指端。流五色药。行者饮已。观身及心。乃至诸脉。 净若明镜。颇梨摩尼色不得譬。童子授莲花茎令行者啖。啖时如啖藕法。滴滴之中。流注甘 露。食此茎已。唯九华在。一一华中。有一梵王。持梵王床。授与行者。令行者坐。坐此床 已。七宝大盖。覆行者上。梵王各各说慈法门。以教行者。梵王力故。十方诸佛。住行者前。 为说慈悲喜舍。随根授药。柔软四大。告舍利弗。汝好持此柔软四大。伏九十八使。身内身外。一切诸病。梵王灌顶拥酥灌法。为四众说。

尔时舍利弗。尊者阿难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尊者舍利弗所问出杂阿含阿练若事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