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老公,咱们复婚吧.

逸云树洞2018-07-12 08:27:00

点击蓝字“逸云树洞”关注我


和我聊你的心事与情事


01


从民政局走出来,佟童和姚韵文各走一边。从今天起,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财产、孩子之前已经进行了合法的分割,包括八年的夫妻之情都随着“咔”地一声斩断在打着钢印的小红本上。

 

佟童反复抚摸着这个小红本,跟结婚证大小一样,颜色一样,只是金色的字体变成了银色的字体,不由地感慨万千。

 

难受吗?

 

当然会有一点舍不得。毕竟佟童当初来到这所城市是因为姚韵文,她不顾父母的反对,从中国的最北方嫁到最南方。

 

海南的冬天有点湿冷,又没有暖气,佟童不习惯,但是姚韵文每天都会给她灌好热水袋,暖好被窝,再鬼魅地说一句“老婆,快来,求临幸”。


佟童吃海鲜过敏,但姚韵文几乎每顿都离不了生蚝,她为了让自己尽快适应这边的饮食,强迫自己每顿吃两只海虾,慢慢的身体产生了抗性,她也可以吃下一整只生蚝了。

 

爱情,不就是我迁就你,你迁就我吗?

 

事情转折发生在结婚的第五年,五年了,佟童的肚皮都没有动静。无论姚韵文每晚怎么努力,生蚝哪怕加成八个,都不起效。


佟童在排卵期更是做足了功课,翻书、上网、测量体温、请教闺蜜,为此,她还学会了倒立,争取不浪费每一个受孕的可能。

 

春去秋来,两个人都精疲力尽,这让曾经的奖赏变成了一种负担,两人一到上床时间就发愁。


“孩子啊孩子,你什么时候才能住进妈妈的子宫”佟童皱着眉头,准备迎接再一次的折磨。

 

姚韵文不累吗?他更累。

 

体力严重透支,精子的质量也无法保证,因为第二年就开始备孕,佟童让他戒了烟戒了酒。


眼看兄弟们家的婆娘们一个个肚皮隆起,瓜熟蒂落,下一代香火都快上幼儿园了,自己不知道有多羡慕。

 

他最见不得有人埋怨,“我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山大”,在姚韵文眼里,这就是臭显摆!


折腾了两年多,俩人才想起来去医院。

 

姚韵文好面子,熟人也多,是被佟童硬拉着去的,去了一看,妇科坐诊的大夫是姚韵文的堂姐周莺。


平时虽然不怎么走动,但在医院里碰见,还是要假装熟络一下的,“姐,我姑身体还好吗?我爸经常说,从小跟你姑最亲了。”

 

周莺比姚韵文大三岁,现在是妇科的主任医师,医术和声望都很高,也表现出了应有的热情。


她帮姚韵文介绍了一个男科的大夫,又问了佟童一些情况,开了好几个单子,领进了观察室,进行检查。

 

“姐,我有什么问题吗?”佟童第一次上产床,扭扭捏捏地有点难为情,夹着双腿不让碰。

 

周莺一边跟她聊天,一边顺利取出样本,说“表面没什么问题,要等检查结果出来,你们要放松心情,越紧张越不容易怀孕。”

 

姚韵文检查完了,跟佟童会合,向周莺再三表达了谢意。

 

三天后,结果出来了,佟童宫颈管先天狭窄,影响精子通过,自然受孕几率极低。


周莺无奈地帮他们小两口讲解,目前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去北京做试管婴儿,但是女方会遭受极大的痛苦。

 

回家的路上,佟童就开始哭,原来根源在自己这儿。婆婆还不知道实情,万一知道了,会不会骂自己,会不会让老公跟她离婚重娶。


手术的费用非常高,且成功率较低,万一把这么多年攒下的钱全搭进去,也怀不上呢?

 

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姚韵文。

 

姚韵文反倒表现得宽容大度,同时还有一点点自责,“老婆,不怪你,咱们没有孩子也照样好好过日子。”

 

俩人没有心情再做爱了,一想到做了也白做,还不如蒙头睡大觉。

 

通过这件事情,佟童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拼命在其他方面补偿姚韵文。姚韵文没有说佟童半个不字,有人问起来,他总是挡在前面,笑嘻嘻地说“我们还没有过够二人世界呢。”

 

到了第四个年头,小区的院子里满是孩子们的欢笑声,显得格外热闹。有一个小男孩刚学会走路,估计是认错了人,一跑一颠地扑进她的怀里,她俯下身来看着这个柔软明亮的小肉球,忍不住在他脸上摸了又摸。

 

身上的母性怂恿着她,“快,没人注意,赶紧抱一抱”。

 

结果她刚抱起来,正欢喜地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块糖,一个同样穿黑色大衣的年轻女人就火速冲过来,一把抢过孩子,打落那个糖块,厉声斥责,“你是谁,为什么要抱我的孩子?!”

 

“我没有恶意,就是喜欢孩子”。佟童无辜又冤枉,急得要落下眼泪来。

 

“回家抱自己的孩子去!你没有孩子吗?”

 

不一会儿,周围就聚集了好几个人,幸亏有个年长的大妈认识她,帮她打了圆场,“小姑娘,别害怕,这是咱们小区的,不是坏人。”然后伏在那个年轻女人耳边说了句什么,年轻女人不再计较,抱着孩子悻悻地走了。

 

回家后,佟童哇哇大哭,憋了这么久还是难逃心底的伤。



02


佟童不想耽误姚韵文了,这本身就是自己的错。“老公,咱们离婚吧,我不能害了你。你再娶一个,为姚家传宗接代吧。”

 

“那不行!如果你真的特别喜欢孩子,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姚韵文给周莺打电话,“姐,你在妇产科工作,有没有遇到过生下孩子不想要的?抱回来给我们养,行不行?”

 

周莺答应帮忙,没过几天,她回过话来,“有一个孕妇在我这里做检查,怀孕四个多月了,是个女孩,婆家不想要,非让处理掉。我告诉她可以生下来,送给有缘人,即使这辈子不能见面,也多一条血脉。她同意了,但要两万块误工费,这也合乎常情,你觉得呢?”

 

“要要要”,佟童和姚韵文几乎异口同声地做出了决定。

 

这么多年,佟童的精神上饱受摧残,她不敢跟别人说自己是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也尽量回避同事之间关于孩子的话题。如果这个孩子真的说成了,自己也可以当个名正言顺的妈妈了。

 

名正言顺?

 

如果再周全一点就好了,佟童灵机一动,把枕巾裹在肚子上绕了一圈,再提起裤子,果然有点孕相了。


这样以后也可以骗过孩子和周围所有的人,女儿就是我亲生的!从我肚子里掉出来的肉!我给你们随的份子钱统统还回来!

 

姚韵文也笑,递给她一条收腹带,把枕巾裹紧,别再露馅了。

 

于是,佟童每天起来都要武装好自己的肚子,再去上班。刚开始生怕别人不知道,还假装去卫生间呕吐了几次。


有人问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她尽量压抑住自己的兴奋,娇羞地说一句“有了”。

 

她对照网上的周期图片,一点一点地加东西,又怕别人上手摸,所以上班时间总小心翼翼地护着。

 

慢慢的天气热了,穿的衣服也少了,五六个月很容易露出破绽,干脆就跟领导请假得了。


为了防止同事碰到或去医院探望,她告诉领导,高龄产妇有流产的危险,要回北方娘家安胎、生产、等做完月子再回来。

 

那边情形很稳定,真正的孕妇拿上他们的钱,一月一检查,就等到日子生了。

 

佟童不敢出门,一出门又要武装,计划等抱上孩子后再回娘家。农历八月十五,喜讯传来,孩子生下了!一大早,姚韵文就从家里赶到医院,为了避免亲生父母反悔,周莺接生后赶紧让姚韵文抱走。

 

佟童戴上口罩在医院门口迎接,他们不准备再返回家里去了。不然孩子晚上哭闹,第二天如果有人过来看望就麻烦了。


特别是她的婆婆,万一知道了她根本不像是刚生完孩子的模样,就糟了。

 

她已经提前买好了奶粉、奶瓶、衣服、打点好了路上需要的东西,新生儿不宜乘坐飞机,他们就坐火车,当天离开了海南。

 

姚韵文打点好母女俩后,准备返回。丈夫娘看到女婿没有因为女儿不会生育的问题而表现出半句不满,心中甚是欣慰,当着面给了佟童五万块,“这是妈妈的一点心意,好好抚养闺女长大,这就跟亲生的一样”。

 

至此,佟童的心结全部打开。

 

为了这个襁褓中的婴儿,她晚上要起夜喂好几次奶粉,怕婴儿的屁股娇嫩,舍不得用尿不湿,全改成了棉质尿布,也要换两三次。小婴孩也无比依恋她,她一唱歌就不哭了,佟童给她取名“恋恋”。


03

在娘家住了两个多月,佟童该上班了。

 

姚韵文正好公司出差,佟童就让妈妈送了一趟。回去后,同事们、朋友们、亲戚们都来恭喜道贺,佟童坐在床上,为他们讲解生孩子的艰辛,佟童的妈妈也附和着“女人生孩子,就像走了一趟鬼门关,好在是平安度过了。”

 

折腾了几天,恋恋有点感冒了,这可急坏了佟童。

 

佟童抱着孩子赶紧去医院,妈妈去挂号,她坐在门诊大厅的长椅上,把帽子耷拉在脸上,困得差点睡着。


朦胧中,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悄悄打电话,“韵文,不是姐说你,当初明明是你有弱精症,导致佟童一直无法受孕。你怕她离开你,让我骗她是她的原因,现在你治好了,又想让她怀上,让我怎么办?什么,再做一次检查,说她的病自愈了?”

 

佟童的脑袋轰隆一声,要炸开。

 

是周莺的声音,姚韵文的堂姐!她刚才说什么,是姚韵文的问题,那为什么把屎盆子扣给她?即使你不会生育,我也未必嫌弃,抱养一个孩子不是照样过日子吗?

 

你让我心生愧疚,对你百般讨好;你让我假扮孕妇,里里外外圆谎;你让我此生都对你有亏欠,从心底里矮你三分!

 

这种阴损的招数也能使得出来。

 

姚韵文啊姚韵文,你把我佟童当傻逼吗?佟童的怒火蹭蹭往上蹿,所有的难过和屈辱就像一把把干柴,将这把火越烧越旺。

 

佟童把孩子交给妈妈,转身去找周莺,周莺也吓了一跳,但她很快恢复镇定,问你怎么来了。

 

“周大夫,我尊称您一句周大夫,您是姚韵文的姐姐,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今天我来只想问一句,我的输卵管真的有问题吗?!”


门诊室内,剑拔弩张,周莺示意里面做登记的小护士出去。

 

“佟童,这也不是没有自愈的可能。要不我再给你检查一下?”

 

出了医院,恋恋一直在怀里哭,妈妈不了解情况,安慰她,“刚才医生说了,恋恋就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吃几天药就好了,你别太担心。”

 

佟童回到家,给妈妈买了第二天的机票。然后开始给姚韵文打电话,“咱们离婚吧。”

 

“为啥,你疯了吧。”

 

“特么的你才疯了,竟然欺骗了我这么久!说,你的弱精症治好了没有?”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姚韵文这样做就是不对,他无可辩驳。

 

孩子尿湿了,佟童一边换一边哭,“我把你当老公,你把我当傻子。如果不是无意间听到那通电话,我要对你感恩戴德一辈子呢。”

 

“对不起,我是太害怕失去你了。你原谅我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怪不得你爱吃生蚝,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有弱精症?现在能不能生育已经不是关键问题了,问题是你存心把我骗得团团转,让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什么都别说了,离婚吧!”

 

“你想要什么,都给你”。姚韵文不再哀求。

 

“财产一人一半,孩子归我”。佟童拟好了离婚协议,约好第二天去民政局办离婚。

 

领完离婚证,佟童回去收拾东西。自结婚后,两人都有独立的衣柜,衣柜里有一个上锁的抽屉,放着日常生活中重要的凭据和证件。

 

她一张一张地翻,有钻戒的发票、房产证、医保卡、居民医疗服务证、结婚照最底下,是个深蓝色的小皮本,打开一看,居然是日记本。

 

日记本是从去年开始记的,她随便翻了几页。

 

“2月5日,星期三,晴。今天是佟童的排卵期,她一到排卵期就紧张,总怕自己怀上不健康的孩子。可是我都戒烟戒酒半年了,她还是不相信我,总说我肯定是在外边偷偷抽了烟,要不然衣服上为什么会有烟味儿,我说你断案未免太武断了,有没有可能是身边的男同志抽烟味儿太浓,熏到我身上了呢?哈哈。”

 

32号,星期六,阴。不就是生个孩子吗?为什么别人那么容易就能生一个两个三个,我们这么努力还是怀不上。今晚不做了,让佟童休息一下,看得出来,她太疲惫了。有没有孩子真的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们夫妻二人永远恩爱,携手到老。欧耶。”

 

518日,星期一,雨。今天检查结果出来了,果然是我的问题。我好怕佟童会离开我啊,所以我再三拜托堂姐,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昨天我就跟堂姐通过电话,让堂姐表现得自然一些,等我治好了,一定好好补偿亲爱的老婆。她那么喜欢孩子,我们要生他三四个,让她过足当妈的瘾。”

 

619日,星期日,晴。弱精症并没有想象中的好治,需要长时间服药、针灸,为了不让佟童怀疑,我总是借口出差,一个人去。今天大夫没扎好,到现在都疼得不能走路。晚上回到母亲那儿,跟她讲了实情,一来是不让她为难佟童,二来也可以帮我打个掩护。晚上躺下以后,才记起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抱歉老婆,我失约了。”

 

 

佟童瞬间泪如雨下。

 

她抱起哭泣的恋恋,给姚韵文打电话,“老公,你回来,咱们复婚吧,我不能没有你。”

- END -


作者简介:李小木,她写爱情,手到擒来;她写人性,昭然若揭;她写励志,暗香浮动;她写热点,出其不意;她写亲情,山河浩荡。她的笔触细腻温情,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代表作品《亲爱的,对不起,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微博@李小木之海;个人原创情感微信公号:李小木的小江湖(ID:ljtdxzg)


感谢作者授权转载。



精彩回顾

我把爱情给了你,身体给了他


亲爱的这不是爱,只是有一点暧昧


没有本事的男人才说女人现实,你能给我安全感吗?


如果有两个老公,有钱但不回家VS没钱但回家,你选哪一种?


长按识别“ 逸云树洞 

如果您有心事/情事疑惑,想跟我提问,

请戳 “阅读原文”按照规则给我们来信,谢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