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观音菩萨时常放光显圣、不隐不退,救治病中无信仰的我!

因果故事学佛社2018-10-10 14:30:36



  我家自曾祖以来,没有信佛教的人。

母亲中年遭逆境,曾一度奉佛,不久厌闻佛法。

我生性重视实际,最厌玄说空谈,自幼持无宗教观。中小学都在耶教学校读书,师友谆谆劝我入教,历十余年不为所动,挚友谢女士甚至愤斥我为冥顽。


真想不到像我这样的人,日后竟不要一人一言的劝导,忽然立志归依佛教,变藐视为笃信。若不是菩萨慈悲,佛法广大,怎能得到这样的转变!


  菩萨第一次示现加被,事在一九三九年秋间。

开始我在端节出外触暑,又饱食粽子,外感内滞,酿成伤寒重症,高热四五十天,不眠不食,中西医束手。一日,谢女士来视疾,力劝在一息尚存的时候,速受洗礼,以免死后受地狱之苦。她的言词极为诚挚,泪随声下,我深深被她感动,也想在未死之前,知道宗教有无的究竟。于是答应她且试行三日。


  她的丈夫和全堂教友,为我特开祈祷会三日。从那天晚上起我就至诚祷祝上帝耶苏,大意说:“我素不信宗教,现在病重,自知不起,渴愿于辞世前,一知上帝耶稣的灵应,生死有命,不想逆命求生,更不妄求福报,但求能知宗教的有无,以便依归。”这样诚祷不懈,转眼三日期满,影响全无,不觉大失所望说:“我原说宗教不过是欺人罔世之说,现在又是怎么样呢?为什么芸芸众生还以此自愚愚人呢?”


  正当我愤激不平时,忽觉对面墙壁光明异常,初以为夜深电力充足的反映,接着感觉光照不相类,光中隐约似有影像。这才惊异地停睛注视。见到那影像逐渐显现,过了一会愈来愈清晰,分明看到有一像趺坐,身披璎珞,上肢无数,各擎一物,光彩灿烂,不可名状。后来从趺坐而起立,衣服又易为兜帕氅衣,一手持瓶,一手握细柳技。


  正在惊异中,像已下立榻前,看起来更真切了。衣帕都是淡湖色,瓶朱柳翠,枝叶纤柔可爱,像的面容端丽慈祥,只是不能辨清是男是女。像见我凝视着他,就以柳枝向我周身挥拂。才一拂,领觉身心舒畅,旋即默然入睡。觉醒,已是次日中午了。侍疾的护士正彷徨在室中,见我醒来,惊喜说:“自从我来为你护理,从不曾见你合上过眼睛,今晨你竟沉酣不醒,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我已打电话给医生来诊视了。”于是试了一试我的体温,热度已大降。医生诊断以后,向我祝贺说:“你已脱离了险境,进入坦途了。”家人都皆大欢喜。


  我私思忖,昨夜所见,似真似梦,怀疑不解。正在这时,偶一抬头,可夜间的像又赫然直立榻前,而家人进出,似乎都视而不见。我既不知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就不敢轻易地告诉人。从此圣像日夕不离,而且经常以柳枝拂我的身体。她的立处是常在床前,遇到有人来看望我,就移立到床后去。三数日后,疾病就大为减轻。


  这时天气突变,狂风暴雨数日不停,窗外帷帘吹毁半堕;母亲召人修理,天气还是风雨交加,没有晴朗。窗对病床,家姐和女戚恐开窗病人受风,都力阻开窗修理,可是匠人已来,非开不可,不得已取被单把我盖上,她们还排立床前为我挡风,此时圣像又从榻后移立榻前,舒二臂展氅衣,作为帐幔围蔽全床。以后只听见开窗声,风雨冲激声,堕物破碎声,纷沓间作,而我的肢体未尝觉有风吹。


  修好以后,姐姐等问我:“偌大风,吓坏人,你怎么样?”我说:“没有感觉。”他们惊讶地说:“真的吗?我们的头发衣服都吹得飘扬不停,而你的床角被单似乎不曾飘动,像是有人立前阻挡风势一样,真是奇事!”我口虽唯唯,心实暗笑。


  又数日,病情更为减轻,能够饮食。可是母亲忽然患病卧床,寒热头痛烦逆,连服中药不见效果,但坚决不肯再请医诊治,只是终日偃卧。后来还三日不食不语唤之不应,身热如灼,开始家人还守秘密不告诉我,只说是伤风怕烦,现在不得不详细和我说了,我听了大为忧俱。这一天,护士因事早退,家人也去吃饭。我见圣像仍立床前,举柳枝作欲拂状。


  这时,恍然有悟,就合掌作礼说:“啊,我此刻才觉悟了!原来以绝大慈悲恩力施救我病的,乃是世所尊奉的观世音菩萨!回忆往日曾在书画中见到过。菩萨慈悲无量,我国盲愚无知久缺礼敬,不胜惶恐。自今而后,方知宗教不尽虚妄,誓愿毕生归诚以酬答高恩厚慈于万一。”这时瞻仰菩萨圣容,蔼然温和,于是又祝祷说:“我的母亲,不幸落入邪见,谤毁正法,请求佛恩慈悲,怜念众生愚盲,与以恕宥,信女既蒙再生,还望俯念芄芄母女,相依为命,推恩赐治我母病苦,不胜哀恳!”祷罢,见圣容微动,似乎已蒙许可。随见圣像转身冉冉向母室而去,大约一餐饭的时间就回来了。


  又过了一小时,忽听到母亲唤女佣张妈去谈话,张妈回来告诉我说:“主母说肚子饿,叫我做麦片,不知道三日昏迷不进饮食的人,能不能吃麦片?”我心知佛法无边,就叫她做麦片给母亲吃。母亲竟能一口气吃了二碗,并掠了一掠头发下床说:“睡得好极了!”随即问我的病况,就步向内室。张妈劝说:“太太的病刚好,应该休息不要劳动。”母亲不听劝告,反而说:“不要胡说,我何尝生病呢?”待她走到我的房间,她的慈颜果然如常。后来张妈对我说:“当她吃饭前经过母亲的房间,还见到母亲的病容枯瘁,气息困逆异常。但一转身间,那病已经消失了。”佛法之奇,使我感激得真非笔墨所能形容。


  从此又过了几天,我已能倚坐,圣像又回归到壁上,她的形象还是千手状跏趺而坐,只是像悬挂着画幅,不再有光明,也不再有举动。这样又过了多日,直到八月初,我能在室中散步时,始隐而不见。计得日夕亲瞻圣容一月有余,真是不可想象的奇迹!我素来不曾研习佛法,对佛仪教理毫无所知,这次虽有目睹身亲的境界,但因钝根,非特自己无从索解,也不能使人相信。


  我也曾向几位奉佛弟子述说经过,可是能信的极少,而怀疑者居多;他们怀疑的意见是,以为多年虔信精修的人还没有见过一次圣像,而本来没有敬信的人,乃能一旦亲见慈容,并且久而不隐,实属违悖情理。或者以为是病重热高、精神失常的幻觉。他们所论未尝没有道理,我竟无从置辨,惟有自戒不再轻易告人,徒然启人疑谤。


  岂知不可思议的事,更有出于不可思议之外的,我认为无从徵信的事,竟又仰赖佛恩昭示大信,这不但我所欣忭顶礼,凡是佛教四众弟子,我想都会齐声喜赞的。当我病愈一年后,曾返北京。一日,往谒尊亲桐城马岵庭姨丈。马姨伉俪同参,诚修佛法,经历了三十年,长斋礼诵归命至切,家里设有佛堂,晨夕课诵,大家都称他为善知识。我从幼蒙他们爱护,依慕尤切。


  因老人信佛,就向他们详细叙述病中的佛迹。我晚上宿在他们家里,姨丈课毕先睡,姨母相继进入佛堂,我也随她进去。老人焚香叩首以后,执佛珠旁立,等待我去礼拜。她说:“你拜佛后可先去睡,不必等我诵经完毕。我应诺,便趋伏蒲团礼拜。佛堂正中挂着高髻古装观音大士立像,高约三四尺。当我跪拜完了,刚要起立,忽见室中光明殊胜,清净庄严,祥和醇穆,跟去年初见圣像时的光景一模一样。


  心中大为诧异,不敢再起。现了片刻,正中悬像处光明更显耀,原像忽不见,只有白光一片罢了。我不禁肃然起敬,长跪默诵佛号,并敬谨注视变化。又过了一刻,光中显现千手趺坐圣像,手中法器光芒四射,璎珞披体,全如往年所见,只是座下更有许多比丘和居土在不停地绕行。他们每个人也光明照彻,这是前所未有的。


  这样历时约一刻,光明隐了下去,室中暗淡如常。再看正中,所悬挂的还是立像。我重复叩礼,礼毕起立,回视姨母,见她的面色庄肃中有欣庆意,凝立著一动也不动,只是起劲地捋他手中的念珠,口中虽不说什么,可情意显然表现出有些特异。我就试问她:“姨母您觉得室中有光明吗?看见了什么?”他说:“是的,可能你也见到了吧?”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实,详细地告诉了她。说也奇怪,姨母所见竟和我所见完全一样。


  姨母不禁感慨地说:“我皈佛三十年,常愿得瞻金身,可从来不曾见到一次。刚才在你身后忽然见到了,可知你病中所见,确实可信,而我数十年的私愿今天总算圆满了。我感谢佛恩,今后只有努力精进,才不辜负得此人身。你正年青,前路方长,更应该勿怠勿堕,好好修持。”我连声应诺。从此不可徵信于人的奇迹,竟承佛力为之证明;于此足见菩萨的弘慈,凡所以摄引众生而能使他们登觉岸的,所使用方便真是无量无边。同时可以证明,心佛的感应,是比影响还快呢。


  方毓惠记 一九四五年七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