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男性精子越来越少,【不孕】恐将成为世界第三大疾病

RGA美国再保险2019-07-04 13:52:57

注:上图为********

2027年,伦敦。人们聚集在咖啡厅里,聚精会神地听着新闻播报员播报着最年轻的人类刚离世,距离上一次全世界刚出生的宝宝,已有18年。镜头缓缓转向听着新闻的群众,惊恐与悲伤,一一写在了他们的脸上,带着灰蓝色调的伦敦背景,衬托出此时的无奈与沮丧。

这一美国科幻片《人类之子》中的开场景,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近日,以以色列Hagai Levine博士为首的研究团队,给出了令人不安的答案。

该研究发表于《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评估了近200项研究结果,发现来自西方国家的男性精子数量,在不到40年的时间,已减少了一半。 Levine博士表示结果堪忧,如果按此趋势,人类将会灭绝。

不孕,将成为世界第三大疾病

哈佛医学院Laura Dodge 博士2014年的研究结论更是雪上加霜:男性生育率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男性年龄越高,精子的DNA损伤从而导致儿童的自闭症或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等疾病的可能性更高。所以,生理时钟再也不是女性的专有名词。

如果说这只是西方男性独有的问题,那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数据:

2015年,中国研究队在《Fertility And Sterility》发表了一篇文章,通过对湖南省精子银行30,636名年轻男性的精子质量做出15年的观察,结果发现中国男性精液质量在15年内急速下降,而合格精子捐赠者的比例也从2001年的55.78%下降到2015年的17.8%,足足低了近三倍!

中国合格精子捐赠者的比例%

结果有点耸人听闻?其实不然。


世界卫生组织(WHO)就曾预计,在21世纪,不育症将是仅次于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之后,世界第三大疾病。WHO将不孕症定义为结婚后至少1 年、同 居、有正常性生活、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而不能生育。而中国对不孕症的定义较为宽松,是婚后两年在未避孕的情况下未能受孕。

每8对夫妻,就有1对不孕

2009年,中国发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中,近10年来,中国育龄人群的不孕不育率已由3~5%上升至10~15%,总数已超过4000万人, 以每年220万增长,并且呈年轻化趋势,以25~30岁人数最多。换句话说,每8对夫妻里,就有1对不孕。

导致不孕症的原因有很多种,男性与女性也有所不同。

妇科炎症是导致中国女性不孕的主要原因,占70%。而男性不育的主要原因则是无精症、少精症和弱精症。据报告,不孕不育症的发生率占育龄夫妇的15~20%。其中,女方原因占50%,男方原因占30%,男女双方原因占10%,未查出病因者约为10%。其中不孕不育患者治疗失败的占约66%。

中国不孕原因占比%

值得注意的是,因性传播疾病导致生殖系统损伤,宫内节育器引起的盆腔感染,女性推迟生育,环境和工业毒物增加,人流手术的泛滥是导致不孕症的高发。未婚女性在多次人流后,继发性不孕的发生率明显增多,其中输卵管问题占主要原因。

2015年,Celine Audibert博士(下文简称Audibert博士)在《Reproductive Biology and Endocrinology》发表了一项研究,针对8个国家生育专家做出调查,结果显示:有别于其他国家,输卵管问题是导致中国女性不孕的主要原因

造成不孕的原因占比%

ART,不孕的救命稻草?

面对威胁人类生殖健康的逆境,人类转向辅助生殖技术(ART)为解决对策。ART种类繁多,主要包括以下几种,其中以IVFICSI使用最为广泛。

1978年是人类在生育技术领域里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因为世界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了!


至今,每年大约有150万例IVF,全球已有35万试管婴儿因此技术而诞生。与发达国家相比,辅助生殖技术 (ART)在中国起步较晚,直至20世纪80年代中期才开始被引用,引进15年后,ART才被合法化。


虽然起步晚,在中国全国的两次辅助生殖技术的案例调查中,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ART案例正以疯狂的速度增长,尤其是IVF在短短的6年内,已增加了5倍

全国辅助生殖技术的案例调查

注:数字单位为(例)

此外,各国的统计显示,各国接受ART的人群,均以年轻人偏多。这些数据与2009年中国发布的报告不谋而合。在下图也可以发现,我国与日本、美国相比,ART治疗人群呈年轻化,超过一半的人为35岁以下。

接受ART的主要年龄占比

注:横坐标为年龄,纵坐标为比例%

那中国的ART技术的纯熟度与其他国家相比,又有什么区别?

据Audibert博士的调查,通过ART怀孕的成功率,中国要比日本还要高,35岁以后的成功率甚至超过美国。

ART成功率对比(%)

注:横坐标为年龄,纵坐标为比例%

但需提醒的是,依据中国的全国调查,因接受ART后的出生缺陷率,从1981年至2011年并没有显著改变。至于普遍认知的ART比自然怀孕(NC)出身的婴儿出身缺陷率较高,学术上还是具争议性的。


中国团队研究了国际发表过的46篇文章,发现ART受孕后的婴儿出生缺陷比自然怀孕要高,发生缺陷的总风险增加37%。而对于不同的辅助生殖方法,婴儿出生缺陷率之间并没有差异。

与此同时,研究者们将出生缺陷归类为五大系统(血液循环、消化、泌尿生殖、肌肉骨骼及神经系统),发现ART对神经系统的缺陷影响比较明显。并且,相较自然受孕的女性,接受ART的女性更容易有早产、妊娠期糖尿病、妊娠期高血压或胎盘问题(如前置胎盘、胎盘早剥、胎盘粘附)等。

ART使用率低背后的原因

截至2011年,通过ART出生的婴儿仅占中国总出生率的1%左右。为什么不孕患者高于4000万,但国内接受辅助生殖服务的人群比例这么少?原因我们粗略分成以下几点:

 国内辅助生殖诊所覆盖率低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统计,从2001年至2016年,全国精子银行和医疗机构获准提供辅助生殖服务已从178家增至451家。而按目前国家统计中估计,2016年我国不孕人数大约有5540万。


大胆假设只有10%的不孕患者会选择辅助生殖服务,那1家机构还需覆盖1.2万人的需求! 可想而知,这些服务相对于急速增长的不孕患者需求是远远不足的。面对国内供不应求的现象,这也衍生出“出国求子”的经济链,经济能力高的患者选择出国去寻求更加丰富及优质的辅助生殖医疗资源。

  精子库闹”精荒” 


中国社会对“捐精”其实还没有脱敏,社会“闻精色变”,这阻碍了志愿者捐精。此外,为了以防近亲通婚隐患, 国家卫生部规定一个捐精者的精液只能让5个女性受孕,而其他国家是一个捐精者供10个女性使用,这使本身就贫乏的资源更加紧张。加上精子库采用“双盲法”管理,没有全国统一的信息管理系统追踪精子去向,这让捐精者有所顾虑而却步。

 ART费用不低 


ART一次周期费用一般在3到4万元不等,整个疗程到生产平均成本为10万元。目前,因不孕不育进行治疗而产生的医疗费用不在国家医保范围内,虽然这也暗示着一个潜在的对不孕症商业保险的市场需求,但提供此类保险产品还是少之又少。为了受孕,患者得自掏腰包,这对一般家庭收入的人群是巨大的开销。

 ART成功率因年龄而异 


虽然中国在ART技术上已追赶上了西方国家,但是,其成功率还是会因年龄的增长而下降。为了提高生育率,国家也放宽一胎政策,但讽刺的是,很多女性已错过了最佳生育的黄金年龄。基于年龄的局限及风险,这也是为什么国内接受ART治疗的高龄不孕人群偏低。

结语

不孕症治疗费用不在国家医疗保险范围内是现在接受辅助生殖比例偏低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也同时暗示着,就目前大众而言,对接受怀孕治疗的费用承受度有限。


对于保险业来讲,不孕症保险的产品开发,保险公司在产品开发方面,则需要分析目标用户的需求和承受能力,才能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产品市场定位。

关于“不孕”的话题

您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咱们留言区见!


资料来源:

1.Levine et al. Temporal trends in sperm count: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regression analysis. (2017) 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 pp. 1–14.

2.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in China: compliance and non-compliance. (2014) Translational Pediatrics. 3(2):91-7.

3.https://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7/jul/02/men-are-affected-by-the-biological-clock-as-well-researchers-find

4.Huang et al. Decline in semen quality among 30,636 young Chinese men from 2001 to 2015. (2016)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107(1): 83–88.e2.

5.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 2009

6.Audibert et al. A global perspective on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fertility treatment: an 8-country fertility specialist survey. (2015) Reproductive Biology and Endocrinology. 13:133.

7.Zhu et al. Maternal and live-birth outcomes of pregnancies following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 (2016) Scientific Reports. 20(6):35141.

8.Yang et al. Current overview of pregnancy complications and live-birth outcome of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in mainland China. (2014)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101(2):15-282. 

9.Wen et al. Birth defects in children conceived by in vitro fertilization and intracytoplasmic sperm injection: a meta-analysis. (2012)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97:1331-1334.

~记得关注我们哟~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转载请找小编!

RGA 美国再保险

微信:RGA_RE


长按二维码关注

RGA官方订阅号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