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专题报道 | 第一会场:国际大咖齐聚湖畔,共同探讨生殖前沿

妇产科网2019-01-15 05:19:11

中国妇产科网

公众号ID:china-obgyn

关注


迎春、初桃,纷纷吐露新蕊,初绽芳华,在这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日子,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中国医师协会主办的“中国大陆辅助生殖技术成功实施三十周年纪念活动暨健康生殖学术研讨会”在风景如画的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拉开了帷幕。

 

本次盛会为纪念中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诞生三十周年,本着促进中国生殖医学事业发展,提高临床诊疗水平,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宗旨,本次大会邀请到了欧洲生殖医学学会( ESHRE)主席 Roy Farquharson,美国生殖医学会(ASRM)新闻发言人 Sean Tipton,国际生殖医学联盟(IFFS)主席 Richard Kennedy、前任主席 Joe Simpson,亚太生殖医学学会(ASPIRE)主席曾启瑞、前任主席 Robert Norman,世界首例试管婴儿诞生地、英国剑桥Bourn Hall Clinic 前任主任 Peter Brinsden,亚洲首例试管婴儿缔造者、皇家妇产科学院黄荣业院士,以及港台、大陆等数百名知名专家学者、杰出青年基金、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等等国内外一线大咖,共同携手为与会学者们带来了精彩的学术饕餮盛宴!

 

首日,大会便设置了八个会场,包括生殖内分泌基础与卵巢功能减退、实验室质量控制、生殖生物学前沿、生殖与遗传、护理质量管理、生存力保存与重塑等在内,共20余个专题的精彩讲座。


中国妇产科网作为本次会议的合作媒体,将全程报道大会盛况!


学术讲座

 

今日在第一会场中,我们聆听了以生殖内分泌基础与卵巢功能减退为专题的讲座。

专题:生殖内分泌基础与卵巢功能减退


在本专题中,首先由来自法国的Dominique de Ziegler教授、来自德国的Robert Fischer教授和来自丹麦的Peter Humaidan教授通过专家讲坛和讨论的形式,从卵巢低反应的病因、诊断、辅助生殖技术在低预后患者中的应用、针对低预后患者的干预方案等方面为大家提供了从卵巢低反应到低预后的全球视角。接下来,由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的王树玉教授、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杨冬梓教授和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刘嘉茵教授通过专家讲坛和讨论的形式,从早发性卵巢功能不全的病因学研究、生长激素在卵巢低反应患者中的使用、个体化治疗方案选择等方面探讨了针对卵巢低反应的临床处理。


Prof.Dominique de Ziegler:卵巢低反应的神话

来自法国Foch ART安全中心的Dominique de Ziegler教授从微刺激:一个错误的好主意;无卵巢过度刺激的ART时代;卵子的质量和数量;改善卵巢反应以及新的COS选择等五个方面向我们详细展示了卵巢反应的相关内容。过度的卵巢刺激的不良影响出乎意料,会导致多个卵泡的生成以及高E2水平的发生,还伴有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和静脉血栓栓塞症的风险。所以无卵巢刺激的ART时代非常重要。研究发现AMH在能生育的女性中与eTTP不相关。在IVF人群中,内异症患者的非整倍体发生率与相匹配年龄组的其他女性相同。当进行ATR时间有限时,卵巢双刺激是一个新的提高获卵可行的选择,可以在更少的时间更多的获卵。

 

Dr. Robert Fischer: Diagnosis of poor ovarian response, let'ts move away from the past

Robert Fischer博士就职于德国汉堡生殖中心,在国际科学期刊上发表多篇文章、书籍,并在多个国际级别会议进行讲座,欧洲人类生殖学会创始成员,EXCEMED科学委员会成员。

Hypo-response与POR不同。对标准FSH剂量的低灵敏度(低FORT)是一种多基因特征,会导致意想不到的不良或不理想反应。有证据显示,FSHR多态性Ser680在决定标准剂量FSH敏感性,中发挥关键作用。LH基因多态性也决定 Hypo-response。考虑异常卵巢反应新类型(即, Hypo-response和不良反应者)时,应建立“低预后”。“卵巢质量”(年龄相关非整倍体)。临床实践中应考虑实际结束点(即,可以获得一个整倍体胚胎的取卵数量)

 

Prof.Peter Humaidan:在低反应患者中匹配其治疗方案——可能吗?

关于低反应患者定义从47个RCT研究有41种定义,分别从年龄、先期试验、AFC、FSH、卵泡数、雌激素、优质胚胎等方面进行描述。针对低反应患者2011年的Bologna-ESHRE标准:1)高龄产妇(≥40岁)或任何其他POR危险因素;2)先前的POR(常规刺激方案≤3个卵母细胞);3)异常的卵巢储备功能检查(即窦卵泡计数<5~7个卵泡或AMH<0.5~1.1ng/ml),以上三项特征必须存在至少两项,来对低反应患者进行诊断,bologna POR被归类为单一患者,对治疗的实际低反应和低反应原因之间存在混淆,并且未考虑到与年龄有关的卵母细胞质量影响以及没有临床建议。Peter 教授从POR的定义,卵母细胞数量与累及活产(新鲜+冷冻)之间显著相关分析,矫正年龄因素,分析年龄对卵母细胞产量,卵母细胞整倍体率和非整倍体率等各方面的影响,提出谁拥有最高的妊娠机会? Peter 教授提出POSEIDON分类(从低反应到低预后)旨在帮助临床医生提供咨询和设定患者期望并制定缩短受孕时间的工作。最后Peter教授针对低预后提出目前尚需个体化治疗并且没有统一的方案。

 

Prof.Peter Humaidan:POSEIDON标准和ART计算器

Peter教授在讲座中谈到,对卵巢刺激低反应患者的更详细新分类:从卵巢反应不佳到低预后概念。提前知道获得至少一个整倍体胚泡以在每个患者中转移所必需的卵母细胞的数目非常重要,女性年龄越大,整倍体胚胎的概率越低,因而无可转移胚胎的风险也会增加。我们可以通过一种包含相关预测因素的数学方法进行评估,输入成熟率,2PN受精率,卵裂或囊胚形成率,每个组的整倍体率等变量并根据父体母体年龄,精子来源,精子和卵子形态及胚胎移植类型等进行校正就可以输出变量卵母细胞数目。ART计算器的APP很快会被推出,使用临床数据库确定影响估计值的预测因素,开发了一种多变量预测模型,并且开发了在线计算机原型。ART计算器与POSEIDON标准可以对ART患者中的低预后患者进行鉴别和分层,确定个体化治疗计划,以达到根据ART计算器估算的卵细胞数目。

 

王树玉教授:POI的病因学研究

卵巢功能不全是指女性 40 岁之前卵巢功能丧失,多表现为闭经或月经稀发,常伴有促性腺激素升高和雌激素降低。POI反映的是受损卵巢功能的连续变化,而不是终末结局。近年来,POI的发病率不断上升,给患者带来了严重的生理及心理影响。但是,POI的病因及发病机制至今仍不明确,目前认为与遗传因素、自身免疫、医源性因素、感染、环境因素、个人生活行为等多种因素有关。其中,遗传因素被认为是导致POI的重要原因之一,包括性染色体功能障碍、X染色体结构异常、X染色体数目异常、常染色体相关基因突变、卵泡生成相关基因突变、卵泡发育相关基因突变、激素合成相关基因突变等。目前,已发现了数十种基因通过不同的作用机制和致病途径影响卵巢功能,而我们对这些基因的认识还远远不够。因此,了解POI相关遗传因素的最新研究进展,提高对POI的认知,有助于改善POI女性的临床治疗及疾病的预防,有助于提高POI女性的生活质量。

 

杨冬梓教授:GH在卵巢低反应患者中使用的经验

生长激素是由腺垂体前叶嗜酸性细胞分泌的一种肽类激素,卵巢是其靶器官之一,它作用于卵巢上的生长激素受体诱导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的生成直接或间接发挥作用,促进卵泡的生长发育与成熟,改善卵母细胞质量。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杨冬梓教授指出,研究表明GH可以显著改善低反应患者FSH受体及LH受体表达,从而改善颗粒细胞功能,及卵巢对Gn的反应性。近年来,GH在辅助生殖中常应用于卵巢低反应患者。GH联合促性腺激素应用于促排卵中,可以提高卵巢低反应人群的反应性。对于POR人群, 应用GH的实验组比对照组有更多质量好的卵母细胞。一项Meta分析显示,在拟进行IVF或卵胞质内单精子注射的POR患者中应用GH,可以提高hCG注射日的血清E2 水平、MⅡ卵母细胞数、2PN数、可利用胚胎数,但种植率和临床妊娠率与对照组相比无统计学差异。但是生长激素在辅助生育的临床应用仍为较新的治疗策略也存在一定的争议。 本次讲座从应用机理和临床应用资料分析的层面与大家共同探讨。

 

刘嘉茵教授:卵巢低反应患者个体化治疗方案选择

女性低反应的概念本意上是指卵巢对常规的IVF药物刺激反应不良,获卵<4枚,但在临床的应用上有多种含义。(1)卵巢储备和功能低下,多指与年龄有关的卵巢退行性改变,和卵巢功能不全(POI),约占不孕妇女的10%。(2)卵巢各项指标正常,但是对促排卵药物的刺激反应不佳,与预期的卵泡数不符。(3)卵巢储备正常,AMH水平正常,但基础FSH水平升高,卵巢对大剂量的Gn反应低下,促排卵困难,也称“卵巢抵抗综合征”或“高FSH血征”。其中以第一种情况多用。卵巢低反应患者的生育问题是个世界难题,对其助孕方案,缺少大数据的循证证据支持,呼吁更多高质量的临床研究。


专题:生殖内分泌基础与DOR


下午,以“生殖内分泌基础与DOR”为主题的第一会场继续进行了热烈的学术交流与讨论。首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母义明教授、北京协和医院的郁琦教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洪天配教授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Victoria Nisenblat教授通过专家讲坛和讨论的形式,从垂体疾病与生殖、异常子宫出血的概念和分类、甲状腺疾病与生殖、多囊卵巢综合症的促排卵治疗等内容引发了大家对内分泌系统功能异常与人类生殖的思考和探索。接着,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周灿权教授、香港大学玛丽医院的吴鸿裕教授、英国阿伯丁大学的Siladitya Bhattacharya教授、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李小英教授和俄罗斯人类生殖协会(RAHR)的Vladislav Korsak教授也通过同样的形式,从高龄女性生殖内分泌特点、生育力预测、不育症管理、低促性腺激素性腺功能减退症的治疗研究、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等多个方面,和大家一起共同探讨了在真实世界数据研究中女性生育的评估和处理。

 

母义明教授:下丘脑-垂体疾病对生殖功能的影响

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的母义明教授向我们介绍了下丘脑-垂体疾病对生殖功能的影响。下丘脑-垂体作为内分泌激素调控的中枢,在机体的生长发育和生殖功能中起非常重要的作用。下丘脑-垂体疾病是内分泌领域的常见病,包括先天性发育异常、肿瘤和炎症等疾病。先天性发育异常多见于特发性低促性腺激素性性功能减退症、垂体柄中断综合征以及特发性垂体发育不良等疾病。先天性发育异常疾病绝大部分人群除性腺发育异常外,多伴发机体发育异常和智力低下。治疗以激素替代为主,尽管目前有GnRH脉冲泵治疗可以明显改善部分患者的性腺发育和生殖功能,但像Kallmann综合征和垂体柄中断综合征患者效果不佳。肿瘤病变往往导致下丘脑和垂体功能的广泛破坏,即使经过手术、放疗以及随后的激素替代疗法也对生殖功能的恢复和改善没有太大的帮助。炎症病变,往往在出现症状后一年内已对正常组织广泛破坏,即使采取有效的糖皮质激素大剂量冲击治疗会使症状明显缓解,在90%以上的患者中生殖功能难以恢复。


郁琦教授:异常子宫出血(AUB)

北京协和医院的郁琦教授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异常子宫出血的判断和治疗。正常子宫出血即正常月经,满足周期21-35天,经期持续2-7天,平均失血量为5-80ml,月经规律,无非经期出血。异常子宫出血的PALM-COEIN分类系统分为有结构性因素(PALM)和无结构性因素(COEIN),PALM主要包括息肉,子宫腺肌症,子宫肌瘤和恶性病变和增生等;COEIN主要包括凝血功能异常,无排卵,内膜局部因素,医源性等。异常子宫出血的病因诊断的要点为确定出血模式、排除器质性病变并区分有无排卵。月经过多会造成女性贫血,处理月经过多可以通过药物治疗,子宫动脉栓塞手术,子宫切除术等。月经周期间出血可先观察1-2个周期,测定BBT、明确出血类型、排除器质性病变再进行干预,有生育要求者可促排卵治疗,无生育要求者可服用口服避孕药。全身性凝血障碍和医源性需要积极解决原发问题,同时进行个体化治疗。抗纤溶药可以作为有结构性改变的各类AUB的辅助治疗。


洪天配教授:POSTAL研究-甲状腺自身抗体阳性但甲状腺功能正常不孕症女性左旋甲状腺素治疗后的IVF-ET妊娠结局研究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洪天配教授向我们介绍了关于POSTAL研究内容。在甲状腺自身抗体阳性但功能正常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女性中,左旋甲状腺素治疗能否改善妊娠结局,目前尚不清楚。自2012年9月到2017年3月,共入选600例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接受不孕症治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阳性的女性。研究发现随机入组600例女性(平均年龄为31.6 ± 3.8岁),其中567例(94.5%)女性接受IVF-ET,565例(94.2%)女性完成本研究。干预组和对照组的流产率分别为10.3%(11/107)和10.6%(12/113),相对危险度(RR)为0.97(95% CI: 0.45-2.10);临床妊娠率分别为35.7%(107/300)和37.7%(113/300),RR为0.95(95% CI: 0.77-1.17);活产率分别为31.7%(95/300)和32.3%(97/300),RR为0.98(95% CI: 0.78-1.24)。表明在TPOAb阳性但甲状腺功能正常的IVF-ET女性中,LT4治疗并不能改善妊娠结局,不管是流产率、临床妊娠率抑或是活产率均未见有益效应。

 

Prof.Victoria Nisenblat: 在现实世界中,证据来源是否以生育可能性管理为基础的?

来自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Victoria Nisenblat医生以生动的演讲全面分析了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内分泌,治疗及诊疗策略等方面内容。目前通过检测基础内分泌水平(FSH,LH,E2),黄体期孕激素水平等进行卵巢活性评估。抗缪乐氏激素是一种PCO的一种可能性较高的生化指标。另外,PCOS患者大都是在糖尿病筛查是诊断,IR(insulin resistance, 胰岛素抵抗)评估不作为常规建议,OGTT是筛查胰岛素抵抗和II型糖尿病的金标准,HbA1c是代谢性疾病的一种可选择的标志物。并从PCOS研究种族方面的不同指出PCOS 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西方女性。PCOS诊断高质量证据包括BMI, WC(Waist Circumference),或者BMI/WC比值的切点值,总而言之,多囊卵巢综合征是一种排除性诊断。对于排卵管理,生活方式管理方面控制体重和预防体重增加,运动,行为干预以及对PCOS不育患者的心理支持,对于BMI>40kg/m2肥胖女性不鼓励药物促排卵的。最后,Victoria医生进一步分析了二甲双胍在PCOS患者中的作用提出了一系列治疗建议。

 

周灿权教授:高龄女性生殖内分泌特点与ART对策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周灿权教授表示全面二孩政策符合条件妇女60%为35岁以上 49.6%为40岁以上,下丘脑GnLH脉冲的调控,位于下丘脑弓状核的KND神经元是性激素负反馈的靶细胞,位于侧脑室周围的Kisspeptin神经元是参加e2诱导的正反馈调节的重要神经元。最后在视前区神经元协调下准时促发LH峰。生育区女性的生殖内分泌特点:垂体对GnRH适当的敏感性,LH及FSH的正常分泌。卵泡的正常发育适量AMH、inhibinB分泌对FSH的负反馈。生育晚期女性的生殖内分泌:高龄女性的生殖内分泌改变:卵泡池减少,AMH分泌降低、E2负反馈对垂体的作用减弱、垂体对GnRH敏感度升高、FSH脉冲增加、LH脉冲增加、FSH水平上升、卵泡募集提前、卵泡期缩短。围绝经过渡期的生殖内分泌改变:FSH,LH水平成增加趋势;雌二醇及雌酮水水平呈下降趋势;中国女性IGF-1水平随年龄增大而降低。

 

Prof.Ng Hung Yu Ernest:Fertility prediction in preconceptual couple: is it possible?

香港大学玛丽医院的Ng Hung Yu Ernest教授向我们展示经常且无保护性交的一年女性的受孕率在84%,两年后92%,三年后达到93%。随着女性年龄的增加,女性因为原始卵泡数的减少导致生育力下降。在备孕时,是否接受高等教育和妇女的职业地位都会影响生育的时间,如果可以识别出生育力下降的妇女就可以提早对这个群体进行生育干涉。卵巢储备的marker有AFC,FSH,AMH,卵巢体积,卵巢基质血管和抑制素等。通过AFC易于执行,即时结果,具有良好的周期间可靠性。限制在于在定期周期妇女的早期卵泡期进行,取决于USG机器的分辨率,女性的身材和低AFC与体外受精期间对卵巢刺激的反应不佳有关。FSH的限制在于FSH的增加发生在绝经前的10年,FSH升高是绝经过渡的一个相对较晚的预测因子,因此不能作为早期生育预测指标。高AMH与高AFC和高数量的静息原始卵泡有关,AMH水平随年龄而下降,25至30岁的峰值然后开始下降并且在绝经前变得检测不到。卵巢储备指标(AFC,FSH和AMH)尚未被证实可预测自然生育力。

 

Prof.Siladitya Bhattacharya:Is evidence based management of infertility possible in the real world?

来自阿伯丁大学的Siladitya Bhattacharya教授认为循证医学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口号,并且有可能确保提供一致的,高质量的临床护理。尽管如此,对不孕症的循证实践仍然有许多挑战。已发表的研究数量庞大,包括指数上升是系统评价创建大量证据基础,但临床医生需要在评价证据质量方面至关重要,而不是以面值评价结果。有人反复指出,由于滥用p值,选择性报告和内在偏见,大部分已发表的研究结果都是错误的,不能以正面评价。在没有适当考虑异质性的情况下,不加批判地聚合数据可能会放大而不是减少错误。基于常规收集的数据的大型观察研究可以提供精确的结果,不会由于偏见和混淆而导致错误。 一些随机试验的结果也可能由于缺乏概括性和选择性报告而产生误导,而利益冲突可能影响结果的发表和解释。在有强有力的证据基础来告知临床实践的领域,不愿改变临床医生和患者的行为可能妨碍循证实践。对于不孕症和辅助生殖尤其如此,原因在于对新颖但未经测试的治疗的自然吸引力,直观但错误的信念和财务压力。

 

李小英教授:HCG/FSH序贯治疗低促性腺激素性腺功能减退症研究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李小英老师表示HCG和FSH促性腺激素治疗是一种有效的治疗低促性腺激素性腺功能减退症有效方法,但是高昂的费用和频繁的注射次数影响患者依从性。李小英教授跟我们探讨了间断或序贯使用FSH和HCG的疗效与安全性。67例IHH患者随机分为持续使用FSH/HCG(A组)和序贯使用FSH/HCG(B组)两组,A组患者接受FSH 75单位每周三次,连续1年,B组接受FSH 75单位每周三次,使用3个月,间歇3个月。两组患者均接受HCG治疗,6个月后接受FSH治疗。结果表明,序贯FSH治疗非劣效于持续FSH治疗。我们平行地观察了另外一组在序贯FSH治疗的基础上,口服补充锌元素,每天40mg,持续1年。60.6%(20/33)患者达到终点,与序贯FSH治疗组没有差异。结果提示补充口服锌元素不能进一步增加FSH治疗基础上的精子数量。

 

Prof.Vladislav Korsak:俄罗斯辅助生殖技术的历史与发展

来自俄罗斯人类生殖协会的Vladislav教授首先介绍了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的历史,并详细介绍了俄国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历程,1986年俄国的第一例试管婴儿(女孩)诞生,同年一位试管婴儿(男孩)出生。并在其十八岁时开展了盛典活动。Yury 教授对俄罗斯辅助生殖技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1992年建立了一个中心,2017年,他们举办了一个全球生殖会议,有超过一千多名教授出席,同样他也非常高兴此次大会也邀请到了国际知名教授来参加中国的盛会。此前我们对1995—2015年俄国生殖中心统计,已经从1995年12个,2015年增加到188个,其中144个在国际上得到注册,1995年至今周期数从3690增加至111972个,2018年粗略统计俄罗斯总周期数可达70万。最后,Vladislav教授为我们介绍了全球ART日的确定。


主持人风采


精彩花絮



作者:柳溪溪、赵雪、李文静


今天的会议专题讲座可谓精彩纷呈,全方位、立体化、多角度的将生殖学科中各个领域的最新进展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明日,大会议程上的内容更让人期待!健康大步走活动、中国大陆辅助生殖技术成功应用三十周年开幕式、纪念活动以及众多国内外大咖的精彩讲座将在明日进行,中国妇产科网作为媒体支持,将会持续为您带来现场的精彩报道!


为了带领各位老师直击精彩会议盛况,中国妇产科网获得了大会转播权,明天将会为大家带来主会场及部分会场的现场直播,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立即和我们一起“空降”现场吧!


欢迎各位医生在评论区踊跃留言!

合作投稿请联系邮箱editor@yapot.cn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