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之它是怎样发展起来的,你知道吗?

田莉医生2018-10-11 08:24:03



辅助生殖技术(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ique,ART)是现代医学治疗不育症的主要技术手段。


该技术的发展,打破了人类自然繁衍的方式和过程,使得人类生育的前期在体外进行,是生殖医学领域的一场革命,对生命医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导语:2010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 “试管婴儿之父”罗伯特 ·爱德华兹,因在试管婴儿技术研究方面的杰出贡献而获奖[1]。


医学统计显示,世界上有10%的夫妇存在生育问题,而试管婴儿技术,可以帮助这些不育夫妇实现生育后代的梦想[2]。


自1978年第一个利用试管婴儿技术诞生的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Louise Brown)呱呱坠地,目前全球约有600万人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


在爱德华兹的引领下,对试管婴儿技术的研究获得了许多重要发现,促进了生殖医学、胚胎学、遗传学的发展[3]。爱德华兹的贡献,树立了人工辅助生殖技术(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ART)

和现代医学发展的里程碑。

辅助生育技术发展简史

1978年,全世界第一位试管婴儿路易斯布朗在英国诞生。由于生殖科技的日新月异,如基因重组排卵药物的诞生,超排卵方式的改良,经阴道超声取卵的使用,体外受精技术的重大突破,体外培养技术的改进,以及胚胎植入方式的改变等等,各项技术已日趋成熟,使得试管婴儿技术已成为所有不孕治疗中最有效的方式。

1.常规体外受精(简称IVF):

是指将患者夫妇的一定数量的精子和卵子在培养皿内共培养18~20小时后,卵子自然受精,然后将受精卵在体外培养成胚胎,再移植到患者子宫内的一种辅助生殖技术,即简称IVF[4]。由于该技术发明最早,便于广大患者记忆,所以,有人又将其称谓第一代试管婴儿。

2.单精子卵卵浆内注射(简称:ICSI)

1992年比利时的Palermo医师通过显微注射的技术,成功地将重度少弱精以及需睾丸取精的男性不孕患者单个精子注入到其妻子卵子中,并使卵子受精、发育成胚胎并妊娠,这种显微注射技术称谓单精子卵浆内注射(ICSI),这项技术主要适用于男性由于严重少、弱、畸形精子症、无精子症以及常规IVF受精失败的夫妇。


同样,为了便于患者记忆,ICSI技术被俗称谓第二代试管婴儿。


3.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PGD) 

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指在IVF-ET的胚胎移植前,取胚胎的遗传物质进行分析,诊断是否有异常,筛选健康胚胎移植,防止遗传病传递的方法。


1990 年Handyside 等利用植入前胚胎Y染色体的DNA 扩增行植入前诊断,获得妊娠,开创了PGD的先河。此后PGD广泛在世界范围得以推广和应用[8]


PGD 技术带来的意义是革命性的,它使得 IVF的应用不再是仅仅解决不孕不育的问题,而且还能够提高生育质量。


PGD 技术可以被看作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产前诊断和一种优生学方法。


PGD适应征

理论上只要有足够的序列信息,PGD能针对任何遗传条件进行诊断,即凡是能够被诊断的遗传病都可以通过PGD来防止其患儿出生。


进行PGD的主要对象是可能有遗传异常或高危遗传因素的夫妇,PGD现已用于一些单基因缺陷的特殊诊断,包括Duchenne型肌营养不良、脆性X综合征、黑朦性白痴(Tay Sachsdiseade)、囊性纤维病(cysticfibrosis)、Rh血型、甲型血友病、镰型细胞贫血和地中海贫血、进行性营养不良、新生儿溶血、21抗蛋白缺乏症、粘多糖贮积症(MPS)、韦霍二氏脊髓性肌萎缩(Werding Hoffman disease),还有染色体异常如Down’S综合征、18三体,罗氏易位等。


参考文献

[1] Nobel Committee.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10[M]. Sweden Nobel Committee, 2010.http://nobelprize.org/nobelprizes/medicine/laureates/2010/.

[2] Zegers-Hochschild F, Mansour R, Ishara O, Adamson GD, de Mouzon J,Nygren KG, Sullivan EA: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for Monitoring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world report on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2005. Fertil Steril 2014, 101:366–378.

[3] Zhang L Z. Future aspects in vitro fertilization research at the turn of century. Journal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 1998, 7(4): 195-198

[4] Steptoe P C, Edwards R G. Birth after the reimplantation of a human embryo. Lancet, 1978, 2: 366 

[5] PALERMO G, JORISH, DEVROEYP, et al. Pregnancies after intracytoplasmic injection of single spermatozoon in to an oocyte [J] .Lancet, 1992, 340(8810): 17-18.

[6] FRENCH DB, SABANEGH ES , GOLDFARB J, et al .Does sever e teratozoospermia affect blastocyst formation, live birth rate , and other clinical outcome parameters in I CSI cycles[ J] .Fertil.Steril , 2010, 93( 4):1097-1103.

[7] OKADA H, GODA K, M UTO S, et al. Four pregnancies in nonmosaic Klinefelter's syndrome using cryopreserved-thawed testicular spermatozoa [J] .Fertil. Steril, 2005, 84(5): 1508.

[8] HANDYSIDE A H , KONOTOGIANNI E H , H ARDY K , et al.Pr egn an cies from biopsied h uman preimplantation embryos sexed by Y-specific DNA amplification[ J] . Nature , 1990,244: 768-770.

公众号

田莉医生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