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

女人的这些病得靠男人来治, 医生是无能为力的!

实际在线2018-12-05 07:35:05


1.

1.

“二牛哥,翠兰可是你媳妇啊,你竟然想让我睡她?!”


“对!我不但要让你睡我的媳妇,我还要让你睡村长的媳妇!”


林寒目瞪口呆的看着酒桌对面的二牛,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二牛的媳妇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平时把她捂的那叫一个严实,怎么今天喝了点酒,就变这么大方了?


就算他真是要感谢自己从水塘里救起他儿子的大恩,也没必要把自己老婆也搭进来吧?还让自己睡村长媳妇,这就更扯淡了,人家村长媳妇跟谁睡,他说了也不算啊!


这时候,二牛才咬牙切齿的说:“林寒兄弟,不瞒你说,老子的卵蛋早被村长那个王八犊子打碎了,做不成男人了,空守着你嫂子也没法满足她,这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憋屈!你得帮哥哥出了这口气,去睡了他媳妇!天天给这王八蛋戴绿帽子!”


二牛说的这件事林寒也听说过,据说村长张德旺跟二牛有仇,故意嫁祸他偷看村里女人洗澡,就带人把他的根子给废了,原来这几年二牛一直怀恨在心。


不过林寒可不想掺和他跟村长的私人恩怨,便尴尬的说:“二牛哥,这事儿你找我可是找错人了,我到现在压根就没睡过女人,连怎么睡女人都不知道,哪有那个本事去把村长的媳妇给睡了?”


红着眼的二牛一拍桌子,焦急说道:“所以我才让你先睡你嫂子练练手啊!你先睡了你嫂子,让你嫂子教你怎么睡女人,等你熟练了之后再去睡村长媳妇!”


二牛说这话的当口,他媳妇翠兰正在门外偷听,一听这话,吓的慌忙又退了出去,手里端着菜盘子、靠在墙上,心脏咚咚一阵狂跳。


自从二牛被村长废了之后,这几年翠兰一直在家守活寡,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来说,这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守着一个无用的男人过了好几年,心里对男人的那份儿渴望,早就快把她给急疯了。


但是,二牛自从没了那方面能力之后,连心理都扭曲了不少,对自己看的更紧,别说找男人,平时就算是跟男人多说一句话也要被他又打又骂,这让翠兰心里更是压抑的厉害,这几年折腾下来,心里对二牛那份感情早就被他耗尽了。


林寒是这村里少见的年轻后生,长得不赖,性格又好,而且体格也壮实,翠兰平日里想男人的时候,总是会在脑子里不自觉的想起他,其实不光是她,村里不少小媳妇对林寒都颇有好感,有时候几个女人聚在一起聊些女人的话题,林寒总是被议论的对象。


最让翠兰心仪的,是林寒这小伙子人品端正,就像今天中午,他看见自家儿子小虎和村小学张老师家儿子小强在池塘里溺水,二话不说就跳进去把俩孩子救了上来,村里人都对他赞不绝口,翠兰心里对他也是格外感激。


二牛本来说请林寒来家里吃饭、感谢林寒对自家儿子的救命之恩,可让翠兰没想到的是,二牛竟然在酒桌上把自己“许”给了林寒!这让翠兰心里又惊又喜。


听那意思,二牛想让自己教林寒怎么睡女人,再让林寒去睡村长媳妇,自己可不管林寒能不能睡到村长那个泼辣的媳妇,关键是这下自己这块荒地总算是能有人来开垦了,而且这是二牛自己的主意,自己这要是跟林寒走到一起,不就是奉旨出轨吗……


林寒这时候也傻眼了。


好家伙,二牛这为了报仇可真是豁的出去,为了给村长戴绿帽子,竟然让自己睡他媳妇,真是闻所未闻!


不过话说回来,翠兰嫂子长得那真叫一个水灵,在村里绝对是数得着的,所以让二牛这么一说,林寒心里也难免有些痒痒。


一想到翠兰嫂子这么漂亮,却守了好几年空房,林寒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担忧,试探性的二牛:“二牛哥,这事儿嫂子肯定不能答应啊!”


二牛当即说道:“这有啥!你嫂子也两三年没做过女人了,要说不想那肯定是假的,这事儿只要我去劝她,她肯定会同意!”


说到这里,二牛话锋一转,死死盯着林寒,郑重的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睡了你嫂子之后,立刻睡了张德旺的老婆!”


 

2.

2.

村长张德彪的老婆名叫马芳,要论姿色,那也是村里能排进前三的,不过她性格泼辣的很,仗着男人是村长,格外的嚣张跋扈,村里男人见了他都要绕道走,哪个敢打她的主意。


林寒也很是没底,他虽然对翠兰嫂子颇有好感,也对二牛的提议格外动心,但是要睡了马芳,这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


林寒没底气的说:“二牛哥,马芳性子泼辣,谁看她一眼都要被她追着骂到家门口,我就是有睡她的心,也没睡她的胆啊!”


二牛立刻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我观察他们两口子很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帮我这个忙?”


林寒连连摇头。


二牛接着道:“就是因为我发现,马芳那个臭娘们平时看谁都不用正眼瞧人,唯独看你小子的时候,她眼睛里外都透着一股子骚气,你没经过女人你不懂,马芳那骚娘们对你肯定有意思!”


林寒自嘲的笑道:“我算个球,人家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


二牛说:“你是这村里年轻后生里长得最好的,身体也好,马芳比张德彪小了十几岁,张德彪那老驴日的哪能满足得了她?我看咱村也就你有那个本钱喂饱马芳了!”


林寒说:“二牛哥,我惹不起张德彪啊,你看看你,只是跟他有点过节,就被他打爆了蛋,我要真把他媳妇睡了,他还不宰了我啊!”


二牛一脸恨恨的说:“兄弟,你放心,你只管睡了马芳,驴日的张德彪有我来对付,我保准他后半辈子只能躺着过!到时候别他没能耐宰了你,就算你当他的面睡马芳,他也只能干看着!”


林寒愣了愣,要说这张德彪确实不是东西,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干了不少恶事,就连林寒也没少让张德彪欺负,全村人都对他恨之入骨,而且村里人也没什么法律意识,张德彪打爆了二牛的卵蛋,二牛也只能受着,要是他真能找机会反抗张德彪,把他干个半身不遂,不光是给他自己报了仇,也是为村里老少爷们做好事了。


而且,林寒看出二牛脸上的那股子戾气,连自己老婆都拱手送给自己了,可见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让林寒心里也生出一股子血性,如果自己配合二牛,自己睡了村长的媳妇、他再把村长干成残废,那自己不光是得了翠兰嫂子以及马芳那个骚娘们,还帮村里的老少爷们出了口气,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林寒端起酒杯,一杯烧酒下肚之后,对二牛说道:“二牛哥,既然你愿意替咱村铲除张德彪那个毒瘤,我林寒也不能怂了!这事儿我干了!”


二牛也仰头将杯中酒喝尽,激动道:“林寒兄弟,自从我两个哥哥死后我也没其他兄弟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随后,二牛红着眼对林寒说:“这几年我活的憋屈,这仇要是再不报,我自杀的心都有了,所以我一定要让张德彪付出代价!好兄弟你记着,我将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得帮我照顾好我那个婆娘和小虎,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丧失男性的雄风多年,让二牛心理极其压抑,眼下只盼着能够通过报仇得到释放,所以报仇一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林寒对他的状态很是理解,郑重点头,说:“二牛哥,你放心,真道那个时候,我一定努力让嫂子和小虎过上好日子。”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翠兰实在是按捺不住,一边端着菜走进来,一边装糊涂的问:“你们哥俩这是在说啥呀?什么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


林寒与二牛二人面面相觑,尤其是林寒,脸蛋涨红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跟他说:你老公让我睡了你,以后照顾好你们娘俩吧?


这时候,二牛忽然站起身,破天荒的主动把翠兰手里的菜给接了过来,又扶她在身边坐下,道:“媳妇,跟你商量个事。”


翠兰心头狂跳,却故作诧异的问道:“什么事啊?”


二牛长叹一声,话没出口眼泪却先流了下来,动情地说:“媳妇,我要找那驴日的张德彪报仇,他让我这辈子再也做不成男人,我就让他一辈子躺在床上做不成男人!”


翠兰急忙捂住他的嘴,说:“二牛,你疯了,张德彪哪是咱能惹得起的!”


二牛怒道:“惹不起也要惹,这个仇再不报,我就恨不得去后山找棵树吊死算了!”


说着,二牛又道:“说实话吧,这仇不报我也活不下去了!而且我想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吊用的绳子我都准备了好几条,这次我是实在忍不下去了,正好,今天林寒兄弟正好救了咱家小虎,他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人品没的说,我也能放心把你们娘俩托付给他。”


翠兰眼泪摩挲:“你要是真咽不下这口气那就去找他报仇,万万不能自己寻短见啊!”


二牛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与其窝窝囊囊的死了,不去跟他拼了图个痛快。”


说着,二牛又道:“我跟林寒兄弟说好了,我去报复张德彪,让他帮我睡了马芳那个骚娘们,给张德彪戴个绿帽子!”


翠兰点点头,长叹一声:“你们兄弟俩商量好了就行。”


 

3.

3.

这时候,二牛又说:“只是林寒兄弟没有信心能睡到马芳,而且他也没睡过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弄,媳妇,你教教我兄弟吧!”


翠兰虽然早就在门外偷听到了二牛和林寒的对话,但此刻她只能装傻反问道:“二牛,你说,让我怎么教他?你说清楚点。”


二牛结结巴巴的说:“媳妇,今晚你就……让我林寒兄弟做回男人吧!他还没做过男人,这几年我不能满足你,特别觉得对不住你,你就……”


翠兰开口道:“这……这哪行呢!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脊梁骨都会被人戳烂的!”


二牛急忙说道:“这事只有咱们仨知道,外面谁会知道呀?我总不会跟人家说林寒兄弟睡了我媳妇?对吧?媳妇,你就教教林寒兄弟吧!他懂得女人了,才能给我们报仇!”


说着,二牛已经泪流满面,又道:“媳妇,咱们不能再逆来顺受了,张德彪那驴日的把我们害成这样,我们凭什么再忍受他呀!报复他不但报了仇,也算是给咱们灵水村的村民伸张正义了!”


翠花盯着自己的老公,表面上的态度也有些松弛,忍不住问他:“二牛,你真下定决心了吗?”


二牛极其坚决的说道:“没错!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你要是还念及咱俩多年的夫妻情分,帮我这一回,报了仇,我圆了这个心思,就踏踏实实赚钱养家,让你跟小虎过上好日子,再也不打你、骂你了!”


说罢,二牛怕翠兰心里还有顾忌,便给她倒满一杯烧酒,说:“媳妇,我知道你是要脸面的人,你什么都不用说,喝了这杯酒,就当是答应了,这杯酒也当是给你壮壮胆!”


翠兰一听这话,确信二牛是完全发自肺腑,于是在他的鼓动下,一咬牙,端起酒杯,将满满一杯子的老烧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二牛与林寒见翠兰默许了,纷纷松了口气,林寒眼看着面颊红晕、胸前挺立的翠兰,小腹一团火腾地升起,他知道,翠兰今晚就是自己的了!


二牛眼看翠兰也有了些醉意,便想着趁热打铁,赶紧对林寒说:“兄弟,架着你嫂子上隔壁柴房,里面有个地下室,铺的全是干净的草垛,你跟你嫂子今晚就睡那儿,随便你们怎么折腾都没有人会听到!”


说完,二牛又嘱咐翠兰:“媳妇,好好教我兄弟!”


翠兰酒劲上头,胆子也大了些,对二牛说:“二牛,你以后可别后悔,再说老娘对不起你,这可是你求老娘的!”


二牛点点头:“媳妇,放心吧!你就好好教我兄弟就行,你也苦了三年了,我知道你不容易……”


林寒见期待已久,梦寐以求的时刻终于要到了,不禁对二牛再度充满了感激,搀扶着翠兰便去了柴房。


翠兰身体又软又烫,入手的触感和温度让林寒心里更加的迫不及待,而二牛目睹着自己老婆跟林寒去了地下室,这才冲林寒喊道,“兄弟,我给你们把门关好,没事不要上来,等明天我再给你们开门。”


“好,二牛哥,谢谢!”林寒巴不得二牛赶紧关门走人,他已经快受不了了。


二牛这才哀叹一声,转身关上了门。


地下室里的林寒听到了二牛锁上门了,忍不住想扑到翠兰的身上,但还是强忍着冲动,结结巴巴的问翠兰:“嫂子,到底怎么做呀?”


二牛不在,翠兰反倒是不紧张了,一看林寒这傻模样,就知道这小子还真是个处男,心下一喜,娇声道:“傻小子,别急,嫂子教你。”


说着,翠兰便主动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那两团雪白也从衣服中弹了出来。


林寒一见那雪白与嫣红,便忍不住扑了上去,翠兰惊叫一声,忙道:“慢点,你吸的嫂子疼,嗯……不是这样的,你先把自己衣服脱了呀!你不脱衣服怎么弄呀!”


林寒这才稀里糊涂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胯下那怒气冲冲的事物把翠兰吓了一跳,心里更是一片荡漾,空落了好几年,老天爷补偿给自己这么一个宝贝,真是值了……


翠兰一边脱去自己下半身的衣裤,一边对林寒说道:“傻小子,嫂子的身体这是头一回被你二牛哥以外的男人看,嫂子虽然不是黄花闺女给你,可也是正经女人,身子干干净净的,你得了嫂子以后要好好珍惜嫂子,不要有了媳妇就把嫂子给忘了,你能做到吗?”


“嫂子,我知道,你放心吧!不管什么时候,我绝对不会把你忘了的!”


翠兰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此时自己那片荒地已是一片泥泞,做好了迎接林寒的准备,于是便红着脸对林寒说:“来,到嫂子上面……”


扫码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湖北男性不孕交流组@2017